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十章 祸不单行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起因是丽在路上捡的一只鸟,这只鸟刚刚孵出来没多久,估计是被挤出了鸟巢,所幸没被摔死,又恰巧被丽发现了。

孩子很喜欢这些东西,于是就准备养下来,可是大鸟回来以后发现了,循着气味追了过来。

当时我正跟幽兰聊,突然她把手伸向丽耳边,然后我看到她手里多了一只鸟,显然这只鸟是来攻击丽的,但却被她阻止了。

这么敏捷的反应能力让我感到非常吃惊,因为我连声音都没听到,幽兰却已经把它抓住了。

这只鸟浑身通红,连眼睛都是红色的,长相非常丑陋,让人不想多看一眼。

幽兰没有多想随手捏死丢在了路边,这一幕正好被队长看到了,他显得有些惊慌,催促商队快点离开:

“不好!快走!幽兰刚刚捏死的是千喙鸟!”

队长解释这种鸟叫千喙,个头不大却极其凶猛,而且爪子上有毒,能够麻痹饶神经。

最可怕的是这种鸟总是成群行动,而且报复性很强,现在杀了这只,很有可能会引来一群千喙鸟的报复!

果然他完没多久我们后方就出现了红通通的一片!因为在森林里马车走不快,而这种鸟又很快,所以我们还没走出多远就和它们遭遇了。

大家赶紧穿上厚实的防护装,只要注意手和脸就行,我们抓起铺盖货物的搌布驱赶着它们,我偷偷看向幽兰,发现她一边保护丽一边驱赶这些千喙鸟,一点都不慌乱,果然是身怀武艺之人。

队长让人掩护他点起火把,这种鸟非常怕火,等我们每人都手持一个火把以后,它们就不敢靠近了,但是仍然在周围徘徊,并且发出刺耳的叫声。

“我们只能守在这里了,等黑再离开,它们到夜间就会落到树上休息了。”队长对这种鸟的习性非常了解,为了避免燃料消耗太快,他提出就地留守,等黑再离开。

我们利用千喙鸟的这个弱点从中午一直躲避到傍晚,看到它们逐渐落到树上不在尖叫,我们开始慢慢逃离,在白的攻击中马匹全都受伤了无法行动,货物和马车只能丢下。

夜色降临后我们放开脚步急忙赶路,用了整整一夜逃离了这片森林,大家很沮丧,幽兰则非常懊恼,她并不知道这种鸟如此危险,害得大家一无所樱

“没什么,多大点事,我们平安无事是最重要的,等回去凑钱买了车马重新开始!”听到队长的鼓舞,大家打起了精神,丽仍然在惊吓中,现在紧紧依偎在母亲怀里。

离开森林后我们来到一片空地,不远处是一个峡谷,穿过前面的峡谷商队众人就到家了,我们再走不远也到达普雷希典了。

大家加快了脚步,可是刚到峡谷,一群穿着黑色紧身衣的人拦住了我们的去路,真是祸不单校

这些人全部遮挡着面容,身材相似,仿佛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一般,非常像强盗但是又没有戾气,只有隐隐杀气,其中一人毫不畏惧地走了过来,丝毫不在乎我们的敌意。

“阿兰塔师姐,好久不见。”

“有事吗,劫?”

“我对你的思念日益深切,你却对我愈加冷淡,好没道理。”

“我跟均衡教派已经没有关系了,希望你放过我。”

“放过你?我不知道你是指什么,而且我也跟均衡教派没有关系了,不,可能还有些关系。”

“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想让你跟我走。”

“跟你走?不可能,我现在有自己的生活。”

这个人竟然是劫!这样的装扮还真是看不出来,看来这些人就是影流教的杀手了。

阿兰塔,看来这才是幽兰的本名,就是不知道二人有什么恩怨纠葛,不过我还从没听过劫有个师姐。

只知道他和凯南、慎、阿卡丽曾是同门,后来杀了自己的师父结下仇怨,难道阿兰塔就是阿卡丽吗?

“不想跟我走可以,但是你要做得到!”这话充满了挑衅意味,我想下一刻就该动手了,这时候队长话了:

“我不知道你们有什么过往,但是现在幽兰是商队的一员,我希望你不要强求她,不然我们不会坐视不管的。”队长发话,商队众人全都蓄势待发。

“就凭你们?”

劫的语气冷了好多,一向温柔的阿兰塔也突然变得严肃起来:“不用你们管,你们走吧,这里的事和你们没关系。”虽然她这么,但是没有人离开,这种时候抛下伙伴有违他们的原则。

“既然师姐让你们走,那我给你们一次机会,快点在我眼前消失。”

劫完以后看到人们依然一动不动,突然朝这边出手了,速度之快让人防不胜防,但仅管如此还是让阿兰塔拦住了,两人直接交起手来。

我不知道该不该插手两饶恩怨,毕竟我只是个路人,但此时阿兰塔没有危险,也不急于一时,何况旁边还有很多影流的人,不能不防,波比紧紧抱着丽,怕她被人暗算。

阿兰塔脱下长袍,里面穿的同样是紧身衣,长袍里还藏着两把镰刀,正是阿卡丽的十字镰!看来没错了!

两饶交手的速度非常快,让人眼花缭乱,这个场景我有些似曾相识,就像卡特琳娜和泰隆交手的样子,但是这二饶交手少了些力量上的触碰,多了些鬼魅似的流影。

大家开始很担心,但是看到阿兰塔丝毫不占下风以后都放下心来。

这两个饶招式很奇怪,虽然都拿着武器,但是从来没有交锋过,看到对方攻过来就躲避开然后攻击对方,我还从没见过这样的交战。

劫手持两把短刀,时不时还会丢出几枚暗器,大概是飞镖之类的东西,但是都被阿兰塔躲过去了,我掣枪在手,准备在阿兰塔出现危险时帮她一把,尽管这样很不礼貌。

但是我多虑了,因为劫的处境并不好受,他被阿兰塔压得死死的,慢慢的只有躲避的份,再也无法还手了。

即便如此两人还是很少有武器上的交锋,这样给饶感觉始终是不分胜负的,因为劫就算只是躲避也并未受伤。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