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章 难道是乐府门大儒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你师父?青莲院士好像没有这个水平呀?”大长老本能地以为青莲院士是他的师父,不过下一刻他又如入魔一般激动地自言道,“不忘初心,哈哈,第一句应该就是不忘初心!老夫终于参悟了,哈哈哈……三少爷谢谢你了,老夫先去渡个劫,等不了了!”

着,一股超强的气势从他体内不受控制地迸出,大长老不敢再留,直接跳窗飞出踏龟远去。

没多久,远处空劫云笼罩,还没走远的众人不由朝着大长老飞走的方向不解地看去,难道二少爷壮士断腕、大义灭亲,刺激到大长老突破了?

“老木,刚才这里发生了什么事?”

四长老平时跟木老关系不错,他最先不动声色地折了回来。

大厅中,木老和夏鸿腾正目瞪口呆地站在窗边看向空。

“没什么,刚才大长老看了我师父教的《三字经》后,什么一句一道,然后就跳出窗外渡劫去了!”

回过神来的夏鸿腾接下了话,他没想到大长老临行前居然踩着狗屎了……不对,是捡到死耗子了……也不对……

“等等,你师父教的《三字经》?你你刚才写的是你师父教的?快拿来让我看看!”四长老刚才只用神念扫了一下上面的字,发现上面的确都是很多‘性’字后,就没在关注了,没想到还有如此变故!

“刚才的稿子大长老拿走了,你想要,拿一百两银子来,我就给你默写一张!”

此刻哥跟你算是外人了,夏鸿腾奸商的细胞适时发作,这人看似和气,刚才却从没有为自己争取什么,分明是老二的人,用不着对他客气。

“你个猴子,居然向老夫要钱?”四长老听得一愣,不过一百两对他来根本不算什么,此刻他最焦急的就是,想看看能刺激到大长老立马突破的东西到底是什么内容。

“给,一百两,快给我默写出来,要是跟老大那张有一个字不同,别怪我把你打出翔来。”

“放心啦,我最诚实守信!你等着,马上就好!”

有了刚才的经验,二十四个字,很快就好。略吹了一下墨后,夏鸿腾递了过去。

有大长老这个白老鼠在前面,他也不担心四长老没收获,没收获证明你资质差呗!

“这就是一句一道?”四长老认真看了一遍后,发现此中内容果然每句皆有深意。

“咦!居然以性情入道,直指本心,这可开辟了除灵根入道以外的先河,厉害,真是厉害!”

三长老不知何时也来到一旁观看,越读这二十四个字越是佩服,不由看向同来的二长老,暗中比比手势,伸出三个手指,表示此人至少比大家高三个品级。

灵龟师一品三境,暗隐‘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

若以级别来论,他们属于四品中期,就是11级。

而能写出如此东西的人,怕是至少20级以上。

20级是什么概念?

若是百年以前,可能不算什么,但是对如今资源越来越缺少的今来,大长老渡劫成功,跳出12级达到13级算是五品灵龟师中二流高手的话,人家师父那就是七品龟师妥妥的一流高手。

有如此人物当外援,那么家道中落的夏家即使不能再次崛起,一般家族也不敢随意拿捏,所以,三长老这个手势的潜台词就是,即使此子是废物,为了他身后的人,我们也要把他留住。

不等二长老出声,窗外一人破窗而入,浑身炭黑般冒着焦烟大笑道:“哈哈哈,没想到老夫终于突破到五品了,猴子,今真要谢谢你了!老夫无以为报,即刻召开长老会,取消贬你为庶民的决定!”

灵龟师每突破一境,寿命能增加一甲子,这个情大长老不得不领,更何况,人家有这样的师父,只要把他请出来,即使青莲院士亲自来,也得给面子!

这里闹出如此动静,夏老太君自然也惊动了,她在门外惊喜地进来道:“大长老,你这是真突破了?恭喜恭喜啊!”

“惭愧惭愧,这么迟才突破,青松有负太老爷重托啊!”大长老亲自到门口扶老太君进来,他是太老爷培养的暗卫,负责守护夏家,这些年修为上不去,他也急在心里。

“这也不能怪你,如今资源越来越少,大家都不容易!对了,你刚才升级的事跟猴子有关?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老太君很想今这事整的,我心脏不好啊!不由看向夏鸿腾,当年她这个孙子出世时,有奇人他气运异常,这些年,她的心脏就一直被折腾的不要不要的啊!

“回老太君,三少爷师父教的《三字经》暗含玄机,青松这才偶有所悟!”

完,大长老不由看向夏老太君,他没想到夏家还有如此高人潜伏着,不过也难怪,老太君没受伤前,就是七品巅峰高手,有一两个同境界的朋友也是常情。

“我们洛河何时出了如此高人?猴子,你的师父是谁?”夏家的事,老太君自然门清,大长老的眼神她也读懂,不过,这事真相还真的要问夏鸿腾。

夏鸿腾此刻就一直苦瓜着脸,这又是一个很难圆的谎言,只能瞎编道:“我师父他老人家白发,长须,腰间常挂着一个酒葫芦,至于名号,他不曾过,只他是一个喜欢流浪四海收集歌谣的吟唱者!”

喜欢收集歌谣的吟唱者,难道是乐府门的大儒?

众人一听全都眼球大亮,二长老不由插嘴道:“猴子,为溶子必须尊师重道啊,以前我们不知道也就算了,今知道了,我们夏家必须要补请尊师宴啊!老太君,我觉得此事必须由您老人家亲自书帖宴请才算有诚意!”

“对对,要得,要得!管家,管家呢?速速取消刚才的决定,然后给我准备大宴,我要亲自写帖宴请贵客!”在结交强者这方面,老太君也不免世俗,谁不想自己的家族多个靠山和外援?

夏鸿腾听到老太君的话,不由急哭了,虽然这个神转折很可能能打二哥的脸,但是同时这个谎却越撒越大,他到哪里请缺师父?不由联系残图道:“残图,怎么办?你能不能幻个白胡子老爷爷什么的让我应应急?”

“叮咚!骚年,离家出走吧,外面遍地黄金,出生入死劈荆斩棘才是强者之路!”

听到残图这么,夏鸿腾知道怎么做了,出声道:

“等等!祖奶奶,不用忙活了!我师父修的是闲云野鹤之道,不讲究这些。再,我现在一事无成,也愧对师父。师父曾‘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孙儿打算即刻起出外游学,正好也不用让二哥难做。待他日功成名就之时,我再回来伺奉您老人家,还望祖奶奶成全!”

着夏鸿腾跪下来恭敬地朝老人家磕了三个响头,此人对他的关爱是直接溢流到外表的,让他不由想到前世的祖母,那目光同样慈祥,同样溺爱,当得受自己三拜!

夏老太君听得一愣,随后老泪就流了下来,“好,好!难得猴子有如此感悟,总算是长大了。男儿当得不畏风雨遨游际,去吧,祖奶奶看好你!”

这一刻,夏老太君难掩眼泪地扭头挥手,什么强力外援,什么大儒师父,都比不上自己孙儿的浪子回头……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