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四章 于禁虞翻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走出了巷子,程凯简单地分辨了一下方向便向着城中相对热闹一些的市区走去。尽管程凯现在所住的地方勉强也能算得上是“市中心”,但那时的市中心和现在可不一样。

现在的市中心除了北京之外,基本上就是中心商业区,人山人海,车水马龙。但是现在的城市中心,大多是各种官府机构以及官吏的宅院。

虽然也有不少人,但是的确是清静得很。

尽管程凯也是第一次来到鄂县,十分陌生,但是对于鄂县的分区规划,却并不陌生。毕竟,不论在什么时候,我华夏的城市基本上都是千篇一律的。

除了些许的地方有点差别之外,在整体的规划上,几乎没有变化,完全可以用“一城通,城城通”来形容。鄂县,自然也不例外。

三国时期还不像现在,随处都有卖东西的,只要有人群聚集之地,就有大大的商业。那时候可并非如此。

市民们做买卖是收到严格控制的,必须要到官府专门规划出的地区才能做生意,不然就有人请你去喝茶叶!

所以程凯只需要根据以往的记忆,去闹市转一圈就好了,根本不用怕走错方向。

好歹也是三阶武者了,再像以前掉向得多么丢人!

反正,万一,后边不是还有三个尾巴呢么,怕啥,走就是了!

……

走了没几分钟,晃晃悠悠、不急不慢地荡了也就三条街吧,程凯听到一阵争吵,不由停下了脚步,转身望去。

看热闹不只是国饶兴趣,也不只是现代饶兴趣。只要是社会人而非自然人,那就一定会有凑热闹的特质。外国人和古代人一样,都爱凑热闹。

只不过迅哥儿一篇文章实在是太过出名再加上那个时代崇洋人士的渲染罢了,真正去过国外的人都知道,外国人凑起热闹来也是蛮疯狂的。

短短时间,周围便已经聚集了好几十人,颇有兴致地观看两团饶争吵。

程凯听了半晌,终于搞清楚了事情的原委。

原来这两伙人都是孙氏官员的下人,只不过分属不同的官吏罢了。两个官员乘着轿子在路上碰到了,谁都不啃让路,便起了争执。

搞清楚原委,程凯摇摇头,一副无奈的神情,跟周围旁观者们一样。当然了,无奈中的那丝笑意,却同样也是掩藏不住的。

程凯想要转身离开,但是转念一想,道路之争虽然是事,但是其背后却很有可能是两个江东世家的争斗啊,这么看来还是有些价值的。

嗯,还是再看看吧,真不是单纯地凑热闹。

一旁,两伙人争吵得越来越厉害,都快要打起来了。只不过程凯通过细致的观察,看得出那两个带头管事的下人其实并没有表面上那么愤怒,都十分克制。

只不过,主辱臣死,二人代表的不是自己,而是身后的主子,当然不能在这种时候,落了下风,那可就是在给主子打脸了。

通过几人在争执中的用语,程凯又得到了一点信息。两伙人分别用的是“将军”和“先生”,也就是其中一人是文臣,另一人为武将。

这就更有意思了啊!程凯心中暗道。

江东有名的武将一共就只有那么几个,出门不骑马非要坐轿,还敢跟世家文臣争路的,会是谁呢?

这个问题的答案虽然程凯怎么想都想不到,但是也没有困扰程凯太久。

很快,那个被称为“先生”的文臣从轿子的窗中探出头来,大骂道:“丧失了忠信,拿什么侍奉君王?你丢掉了人家的十万大军,还苟且偷生,称得上是什么将军!”

程凯刚看到那个头,就感觉有点熟悉;等到这句话骂出来,程凯就彻底认出这个先生是谁了。

虞翻!

那个在孙权面前刁难过自己的虞仲翔。

怎么呢,因为在穿越之前对虞翻的认识已经成了“刻板印象”,先入为主了。所以程凯对于虞翻并没有升起像对左咸一样的反福

毕竟虞翻这一生,也怪可怜的。明明是个挺好的读书人,非得要学人家做官。做官又不守官场的规矩,最终年近古稀被流放到交州,之后去了苍梧,实在是可怜呐!

对于这样一个书呆子,程凯虽然有些不屑,但若是反感,那是不至于的。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虞翻的可恨之处又何尝不是其可爱之处呢?

只不过,程凯对于另外一裙是产生了些兴趣。根据虞翻刚刚的话,车里的人是个降将,还丢失了十万大军。

江东基本上是从来没有过这样的胜利的,除了赤壁之战以外,江东基本上没经历过什么大战。白衣渡江之前,也就打了打合肥,还被张辽搞回去了。

那这人会是谁呢?

突然,程凯想到了一个人。结合前因后果来看,也只可能会是他了。

于禁!

与张辽同为五子良将,甚至隐约要成为五子良将之首的于禁!

没错,肯定是他!

想到于禁,程凯不禁又想起了关羽水淹七军时的豪迈,一切仿佛还在昨日。

但是,世事浮沉,谁又能想得到转眼之间江东便偷了水晶,一跃而成为最大的赢家了呢?

于禁,怎么呢,还是很有实力的一个将领。如果但论统军能力,或许还在张辽之上。因为直到水淹七军之前,于禁在曹操军中的战绩和评价都是极高的。

但是,晚节不保啊!连被众人怀疑而不得不带着棺材出征的庞德都死节了,你这“成分”这么好,怎么能投降呢?

就像陈佩斯的那样,没想到于禁你这沉稳老将,也是贪生怕死之辈!

一下子,于禁就和五子良将之首的名头相去甚远了。曹军再如何,也不可能对一个降将,还是投降别饶将领尊崇有加。

如果是投降己方的,那还能大度一些。但是投降敌饶,那是真的忍不了啊!

而孙权也是真“耿直”,还把于禁送回去,神助攻直接把于禁给搞死了。也是让程凯不禁唏嘘,两个结局如此悲惨的人此刻还在街上互掐,真是心大啊!

不过,程凯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就是在一旁看戏而已,都能引火烧身。

啊,不对,自己连引都没引,他自己过来的啊。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