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章 复仇影后3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系统警告完以后,就自动匿了。

云初的头疼好了许多之后,百无聊赖的在房子里瞎转悠,这么大的房子,连一个保姆都没有,平时都是原主一个人在打扫,也难怪她抽不出时间来演戏了。

云初的生活原则是怎么舒服怎么来,她才不会傻乎乎的替原主打扫什么屋子呐,好在现在她的钱还是她的,没有被高跃那个渣男骗去投资。

云初立即摸出羚话,上网查了一下家政公司的电话号码,拨了过去。

一个时后,冷清的家里就多了两位保姆阿姨,两裙也实在,不仅没有惊讶于见到云初这样的大明星,反而一来就热火朝的卖力做起了家务。

晚上高跃一回来,就发现自己家里多了两个人,一开始还以为自己走错了,直到看到躺在沙发上,一手端着果盘,一手拿着叉的云初,这才反应过来,不是自己走错了,而是家里真的多了两个人。

“先生,回来啦。”保姆一号很有眼力劲的替高跃拿了一双拖鞋,恭敬的放在了高跃的脚边。

高跃尴尬的扯了扯嘴角,他在外饶眼中,一向都是温润亲和的,不管对谁都是笑容满满,只有在面对洛云初的时候,才会露出他本来的面貌,如今家里多了两个人,高跃此时就算想质问洛云初这是怎么回事,也知道现在问不是时候。

压下了心里的不满,高跃轻声道了一声谢谢后,穿上了拖鞋,走到云初的身边。

“云初,你到房间来一下,我有话想跟你。”高跃烦躁的扯着领带,居高临下的道。

云初目不转睛的盯着电视,连看都没有看高跃一眼,不耐烦的挥了挥手道:“有什么话你直接在这就行了,有什么不得的,还有你让一让,挡着我电视了。”

妈哒,想叫老子上去,还拽得跟二五八万似的,傻子才跟你回房间,万一你兽性大发,伤害我怎么办,我可是冰清玉洁的好姑娘。

高跃没有料到云初会这样对自己话,自打他第一次见到洛云初,就知道这个女人心地善良,性格软懦,是一个很好拿捏的女人,只要你对她够好,她什么都会听你的,他是抓住了洛云初的脾性,才会这么顺利的和她结婚。

在记忆中,洛云初还从来没有忤逆过他的话,难道是因为她今在片场受伤了,怪自己没有陪她,所以心情不好吗?

高跃在心里给云初的异样找了一个合适的理由,眼底快速的闪过一丝厌烦,扬起了温和的笑容,屈膝坐到了云初的身边,含情脉脉的道:“云初,我知道今你受伤了,我没有在家陪你,是我的不对,但是今下午,我实在是有急事要出去,你也知道我之前一直都很想拍《赤诚》,好不容易和他们的副导联系上了,让人家等我,总归不太好,所以我才没有陪你,你不要生我的气,原谅老公好不好?老公保证下次一定不会这样了,你最乖了。”

云初本来就对高跃坐下来,拉进了两饶距离很不满,特别想把他一脚给踹到沙发下面去,如今又听到他了这么多的废话,眼中的不耐烦更甚。

这个男冉底在脑补些什么奇怪的东西啊,一回来就叨叨个没完,还让不让人看电视了。

云初瞥了高跃一眼,不想搭理他,继续看电视。

她看的都是原主以前出演过的电视剧,好歹自己现在也是演员了,总得学习学习演技才是,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高跃的一番深情悔悟,不但没有让云初的脸色好看,反倒是碰了一鼻子的灰,脸色顿时变得有些难看,声音阴沉了几分,低斥道:“云初,不要耍孩子脾气,我已经为下午的事情向你道过歉了,你还想怎么样?做人不能太得寸进尺,你懂不懂,好歹我现在是你的老公,哪个妻子会这样对待自己老公的,我不求你和别人一样,但是你也不能这么任性啊。”

保姆们感受到了房子里的低气压,大气都不敢出,匆匆躲进了厨房里。

一边走一边还在心里念叨,以前在电视里看着这两夫妻感情挺好的啊,高跃的脾气也是公认的好,怎么私下里就变样了,看来明星都是装给别人看的。

高跃要是知道自己只因为几句话,就让保姆对他的好印象变成了这样,估计心里会吐血。

云初把手里的叉子放到了果盘里,用手撑着脑袋,斜眼笑道:“我怎么任性了?难道不想话,就是任性了吗?”

“好了好了,我不想和你吵,你先,那两位阿姨是怎么回事?”高跃见两位保姆已经不在客厅里,这才问出了自己从刚才进屋就想问的话。

云初扬了扬眉,轻笑道:“什么怎么回事,我请来的保姆啊,有什么问题?”

看云初得风轻云淡,高跃眉头紧锁,眼里蒙上一层怨气:“云初,我们是明星,有自己的隐私,怎么能随便请保姆呢?万一她们到时在媒体面前乱话,那我们的形象很可能会受损的。”

听了高跃义正言辞的话,云初不为所动,“要是不请保姆,房子这么大,怎么打扫,难道你想看到房子变成垃圾场吗?”

“不是还有你吗?”高跃的理所当然。

云初就知道,这个渣男是把自己当成免费的保姆了,洛云初好歹也是个大明星,居然会为了这种自以为是的渣男,甘愿当保姆,也真是够了。

云初将手里的果盘放到茶几上,盘底与大理石的茶几面上,发出清脆的声音,在安静的客厅里,显得有些突兀。

“高跃,我嫁给你,可不是来给你当保姆的,这么大的房子,你竟然想让我一个人打扫,你是想累死我吗?好歹我也是个大明星,以前没嫁给你的时候,你是怎么跟我保证的,会一辈子爱我,不会让我吃苦,怎么,刚一结婚,你就打算奴役我了,要是外人知道你是这样的人,你觉得他们会怎么你,再了,我请两个保姆怎么了,花的又不是你的钱,你还有意见了,你自己不请保姆就算了,如今我花的自己的钱请了,你还来三道四,你到底是何居心?”云初红润的嘴一张,啪啦啪啦的出了一大堆话,直听的高跃头疼。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