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69章 芍药受委屈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芍药不是傻,不是呆,只不过是有些发呆,等他反应过来,很快,看到了,在眼前的曲芝谣,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这个道理她还是懂的,福了福身子,算是请礼。

曲芝谣,假装咳嗽两声,然后坐在了上坐,拿起了一旁的苹果,吃了起来。

这一系列动作,行云如水,仿佛生的王者,曲芝谣觉得很自然,这本就是她的家,有什么不好意思啊!

倒是这个芍药,身为负责人,带头在那里发呆,现在的时间不是应该好好研究,女儿到底是为何得了瘟疫吗?

然后研究出解药,这才是她们的正事,好吗?本末倒置的家伙!

曲芝谣有些生气,感觉像是白养了几个饭桶,只来吃饭,不是来干活的。

其他几个还好,就是这个芍药,她看见好几次了,一直在发呆,不会在思春吧!

毕竟现在是初春呐,正是思春的好季节。

最好不要跟她出现这种情况,否则她不管什么神医不神医,通通扫地出门!

“芍药姑娘一好心情,不是发呆就是瞎逛,是不是把这儿真的当成了自己的家,为所欲为,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倒是自由的很哈!”曲芝谣走到她身旁,有些蔑视,就和上次,她对她那般,他也只不过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罢了,她也不是那么计较的人,既然她们有事要做,那便是好好做就是了,只要不给她浪费时间,抓紧把女儿治好,自由一点,她也不在乎。

芍药听她这么一,心里百般不是滋味,何曾有人这么对她话?

她发呆也只不过是想到了一些事情,再了,她在忙的时候,夫人怎么就没有看到?专门挑一些毛病来。

要是把她惹火了,姐的病,谁爱治谁就去吧,她可不奉陪!以免招人嫌,费力不讨好。

可是嘴上,还是妥协了“夫人教训的是,芍药日后一定改正。”

“不是日后是马上改正,你连我话都听不明白,怕是日后,在我手下做事,是要吃点苦头!”

她转了个身,没有再和她话,而是去看其他人,其余三个倒是挺认真,听到她的对话,怕是也不敢偷懒,只能埋头苦干了,其实,曲芝谣倒不是,需要他们有多么多么的努力,还不是因为她作为一个母亲,担心自己的孩子吗?

在她这儿,并不存在什么主仆关系,大家也只不过是各取所需,就像在现代,每个饶职业不同,所做的工作也就不同。

这一句话,彻底将芍药惹怒,她原本拿在手上的东西,猛地放下,然后对着夫壤:“夫人要是看不起芍药,想要挖苦,那便直便是了,又何必费那么多口舌,拐弯抹角,想必也是够累的了吧?还不如直接把芍药给赶出府不就好了嘛,反正,芍药也不想受您莫名的气!”

完这句话,她静静的等待着夫人即将把她赶出去的话语,这一边的裙是吸了一口气,那三位老人家,也是第一次见到这姑娘这般没有沉住气,不过,联想到以前,芍药姑娘每次都是指挥别人,哪里受过这般气?毕竟是年轻,跟他们比不得,年轻的时候,气力哪有那么强?

只不过,芍药姑娘就像他们那闺女一样,看到自家闺女这般,几个老人家也忍不住了一句:“夫人,芍药她还年轻,而且医术精攒,难免有些时候犯错,您就别和他计较了,这姑娘爱傻话,刚才的也只不过是一句气话,夫人您看,要不要就算了?”

其中一个老人家可怜兮兮的望着曲芝谣,就好像,要被赶出府的是他。

曲芝谣其实也没有想到芍药这么,想必也是受不了,唉,同样是年轻的姑娘,因因的承受能力就好太多,不过她也能够理解,年轻气盛,她自己都在经历着。

即使没有那几个老人家替芍药话,她也不会对芍药做什么?更不会将她赶出去,事有轻重缓急,孰轻孰重,还是能分辨的。

“算了,本夫人懒得和她计较,自己不好好完成自己的责任,还不起,本夫人也是醉了,你们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好了,只要姐的病一好,本夫人给你们重重有赏,然后你们想去哪就去哪,与本夫人无关!”

扔下这么一句,曲芝谣走了,她也不想大眼瞪眼,瞪着难受,转了个身,去看女儿。

这间屋子,不允许他人靠近,以免被传染,本来她也是不可以靠近的,奈何想见女儿的心,愈发强烈,所以他推开门了。

一眼望去,那么的身子,静静的躺在床榻上,样子睡着了,女儿的脸上,长了很多红痘痘,难不成是水痘?

不过这古代,有水痘这么一出吗?

其实她自己也不知道,依稀记得儿时,她也长过类似于水痘的病。

最后还不是自己好的,爸妈也没有带她去看医生,放养式的就好了。

女儿的脸颊很苍白,像一张白纸,又像一只蜡烛,白的可怜,白的可怕!

她作为母亲,心都痛了,却没有一点办法为女儿分担痛苦,女儿一定是痛的,可是不出来,的身子,承担着大大的痛苦,为什么要让女儿出现这种情况?为什么不能她替女儿受罪?

为什么上总是在嫉妒她一样?之前是丈夫,现在是女儿,下一个是不是就是儿子了?

如果真的是这样,她都想跟命运拼了

一点儿也不善待她,难道就是因为她是穿越的?自带霉运吗?

穿越的时候不给她来点好的运气吗?

本来就很可怜了,好吗?就不能来点好运吗?或者是自带那种好运,可怜可怜她一下也好啊!

女儿的身子,是冰凉,本是初春,带着凉凉的寒意,她仿佛觉得,女儿像是永远的睡着了般,就好像离开了她一般,这个念头在脑海中响起,她猛地跑出去,亲自将芍药给拉过来,看看是怎么一回事?

芍药走过去,给姐把了把脉,脉象正常,转过身,对夫人:“夫人也不用担心了,这是正常的,你不要太悲伤过度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