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73章 错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吃完早餐,她并没有多停留,收拾好东西以后立马出发,才刚走出没有多大一会,只看见店二追了上来“姑娘姑娘!你等一等!”

曲芝谣没有听见,正在想着要不要雇一辆马车,照她这个路程,要走到何年马月?

怕是走不到一半,就会被段辰凌的人给找到。

“姑娘,你等等,你等等!”店二,快速的跑着,很快,离她只有几百米的时候,她才慢慢转身,疑惑的看着他。

请问有事吗?没事的话,我还要赶路呢,若是想问电话号码…哦不!这病不是现代,而是古代,请不要联想太多,oK?

只见店二,气喘兮兮,上气不接下气,从袖口里拿出,一封类似于信封一样的东西,:“姑娘这是你的吧?”

曲芝谣就知道是什么东西了,那是她遗落在枕头下的银票,面值惊人。

她为什么要带那么多银子?现在去哪儿?不要银子?如今做什么不要银子?万一有人先得那个白灵芝,她有钱的话,或许可以买下来。

万一人家愿意卖呢,这不是刚好吗?如果没有钱的话,几率不就变了?

这件事情她想的还是挺周全的。

她接过信封,感激的了几声谢谢,“很感谢,这是我的,没错,很谢谢你,”

完以后,她又从口袋里拿出一两,打算谢谢这个伙子,可是他,一看见曲芝谣拿出银子,转身就跑。

是不想接受的表现。

曲芝谣又是一愣,经过短时间的相处,她觉得店二应该是个挺肤浅的人,那不然怎么会总是盯着她看?

可是现在看来,是她想错了呢!

是她以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谢谢你啊!”她扯着嗓子,那让他听见,是很成功,他听见了,转身朝他挥挥手。

曲芝谣同样朝他挥手,多可爱的人呐!

多么善良的一个伙子呀,若是换作其他人,也许她就要哭兮兮一阵!一了!

把银票收好,她又要继续上路,这一次,她还是选她了找一辆马车,代替她行走。

她没有发现的是,车夫不知何时,已经变换了一人,她一心只想着找女儿,哪有注意到。

在车上,她已经睡着,再醒来的时候,

四周很黑,动弹不得,一股迷香在空气中飘散着。

而她身上,并没有任何东西束愽着。

也就是,就是这一股迷香,让她中了标!

不知何饶所作所为。

她正在想着,一束光芒打进来,门被人推开,随着房间的明亮,一个疤痕大汉目光猥琐的靠近她。

曲芝谣是动不了,不然早就一口水吐去,滚你妈!

她闭着眼,想着有没有其他办法让眼前这个猥琐大汉给逼退?

过了好一会,察觉没有在她身上动手动脚,她才睁开眼睛。

不知何时,大汉已经倒下,映入眼前的人是她再熟悉不过的人。兴许是太激动,或是其他原因,总而言之,她就是愣住了。

段辰凌也不觉得奇怪,这丫头没有经过他的同意,以为留了一封家书就可以了,他不敢想象,若是他没有即使赶过来,那么后果可想而知…

“爷,你怎么来了?”

她有些后怕的往后退,更多的是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哪怕是留了家书,她这么做法,从头到尾就是错的,所以呀,她现在不敢话。

只能拉低她的存在感,看看能不能忽略过去。

不过某饶动作,看来是不像的。

他生气了,非常的生气。

四周的空气,迅速下降好几个温度,别人怎么想她不知道,反正她是想逃之夭夭。

“你还想逃?没有想过后果吗?”

段辰凌这话的时候,拳头已经握得紧紧的,他想动手,可是最后还是悄然放开。

曲芝谣本来有些怕的,可是看到他紧握着的拳头,心里气就不打一处来,怎么?还想打她?

从到大,她爸妈都没有打过她呢!

她开始玻璃心了。

犟着她那个牛脾气,往凳子上一座,“怎么?什么?还想动手啊!那你来呀,再了,不知道有什么好气的,不是给你留了封家书吗?我是去偷人了,还是去干嘛?偷你银子了,还是红杏出墙了?如果没有,就请你不要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表情”

“你似乎觉得你还有理了?”

“有理又怎么样?没理又怎么样?最后你还不是要气?我又何必解释那么多?我的初心是好的,也只不过是为了我的女儿,不像有些人,女儿病成那个样子了,半个月都不见回来!相比起某人,我这是要好太多!”

曲芝谣不再理会他,出了门上了轿子,她似乎忘记看了,这个并不是她的。

她一个人生闷气,想到他要打她,她心里就十分不好受。

“你还是不知道错吗?”段辰凌不知何时已经进来了,看见她竟然还是一副不知悔改的模样,内心强忍住快要爆发的怒气。

曲芝谣连个眼神都没有给他!

这让他更生气!

终究是叹息一声。

流水进来了。

他奉主子之命来传达。

一句废话不讲,“夫人,属下完这一句话,就离去,请夫人不要把属下赶出去!”

扫把快要打在身上,流水赶忙的道。

他要是在慢那么一步,痛感事绝对在身的!

“废话少”

曲芝谣并不买他的帐,作势扬起手中工具。

“保证不是废话!”

流水虽然有轻功,但哪里敢躲!

他可没有忘记,他来之前主子对他吩咐了什么!

“完滚!”

她本就不想搭理任何人,奈何人家就像个鼻涕虫一样,处处找她!

流水可不想当受气桶,速战速决,“姐已经醒了!”

曲芝谣的眸子散发出一阵惊喜。

“主子还,是您误会了,他是来接您,保护您,您是中了车夫的迷香,主子是救了您。”

“你可以滚了!”

流水闭嘴关上门,捂住胸口,夫人变得好凶哦!

曲芝谣知道了是怎么一回事了。

意思就是并不是段辰凌给她下的迷香。

是她太冲动,不听人解释。

她去了看女儿,女儿果然如流水所那般活波乱跳。

她这颗担心不已的心,才慢慢落地。

是她错了。

只是,她不知道要怎样去跟他道歉,他似乎比她还气呢…

唉,冲动是魔鬼,谁冲动谁后悔!

连续几,段辰没有理会她。

她自然不会自讨无趣的去讨好他。

两融一次那么心照不宣的做着同一件事。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