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5章 大快人心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还好还好,总体来还不错。”

曲芝谣看了色,叫人上了晚膳,吃完早早休息了。

行云宫主殿。

剑步飞舞行云流水,白衣男子双手挥舞着宝剑,如同夜下般的勇士,英姿飒爽。

完后,将宝剑交于清风收起。

大宫女紫青递上丝巾为他擦汗。

白衣男子便是段辰凌,世人都以为他是个瘸子,最无用的皇子,然而,眼见不一定为实。

“主子的剑术可谓是炉火纯青,无人能及!”流水惊喜道。

谁会知道,在段国上下,剑术之顶不再是那个剑术骄子歌舒卓越,而是你们口中的瘸子,废物。

“曲姑娘可否还适应?”段辰凌忽然转身问向紫青,两人距离忽然拉进,她的脸颊以光速般瞬间通红。

她退了几步,低头答道“曲姑娘一切安好。”

“那便好”答了这句,他不再话,抬头望月今晚十五,月亮圆又圆。

下月十五,便是他和曲芝谣的婚期,段国,又要热闹一番了!

“主子您歇息了,明早还要给皇上皇后请安。”流水提醒道。

“你们先退下,我一人在这停留会”他的执意,让三人无法劝退。

“奴婢、清风流水告退!”三人同时退下。

夜过半更,他一人独站桂花树下,身影寂落。

“出来吧!”他开口道,目光却没有移动过。

紫青慢慢走出来,站在他身后。

“为何不休息?忙了一,累了吧。”

“奴婢不累,能为三皇子效力,是奴婢的福气。”紫青缓缓的道。

她穿的很单薄,风一吹,身体的温度便凉一分。

段辰凌没有话,拿了件披风,让她自己披上。

紫青低头看着这件披风,迟迟没有披上。

“快点披上吧,着凉了还怎么为本皇子效力,怎么,难不成要本皇子帮你披上”他的眼眸,带点冷色。

紫青扑通跪下“奴婢不敢,奴婢这就穿上。”

紫青快速披上披风,这才有了暖意,只是她没有离开,一直陪着他。

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其实又何必呢。

——

深秋的早晨,凉凉的秋风吹拂在曲芝谣脸颊上,她用手搓了搓脸颊让它暖和起来。

碧儿准备好了后,叫她“姐,屋里暖和多了,您要进来吗?”

曲芝谣摇摇头头,她还是喜欢在外庭里看这些花花草草。

“可是姐,等会还要和三皇子去给皇上皇后请安呢。”碧儿提醒道。

这么一,曲芝谣才想起今是有正事要做。

紧张倒没有,准备准备下还是要的。

“哦,来了”曲芝谣跑过去,殊不知,这一切让刚到门口的三皇子看个正着。

“嘘”他示意宫女不要惊扰曲芝谣,而他则一点声音都没有走了进去。

曲芝谣不知后面有人,还直言并不想去应付皇上皇后,只想待在寝殿里,她怕冷啊……

听到这里,段辰凌终于出声了,是笑声。

她听到声音立马转头,只见段辰凌稳稳的站在那里。

她惊呼“你的腿?”伸手去触摸,确认完毕,与常人无异。

“你的腿好了?”

他没有正面回答“和你一样”。

曲芝谣撇嘴,她是穿越的,难不成你也是穿来的?

曲芝谣明白他是装瘸,不得不,这种行为有点作啊!不过她不了解内情,哪有什么资格人家。

不过,段辰凌愿意坦诚面对她,这个点,曲芝谣心里还是感动的。

碧儿同样很惊讶。

“这事不可与他人议论,听懂了吗?”

他表面上是对宫女侍卫道,其实针对的碧儿,除了碧儿,其他都是他的人。

曲芝谣有些不满,碧儿是什么人她比谁都清楚。

“这不用你操心,碧儿我自然会和她。”

曲芝谣先走一步,没有和他坐同一顶轿子。

对于曲芝谣的莫名怒火,段辰凌怎会不知,摇摇头,还是太过于相信他人。

段辰凌的轿子跟在曲芝谣身后,不明白的人,还以为两人怎么了。

请安过后,曲芝谣回到寝殿,她不想出去任何地方。

但是,有人不请自来了,曲芝谣又不能不见。

来的人正是她的爹爹,娘亲。

这不比曲府,曲芝谣即将成为三皇妃,即使是亲爹亲娘来了,都必须给她请礼。

曲芝谣还跟淡定的看着两人摆样子。

迟迟没有让两人起来,跪的曲风扬真想一顿骂。

看着两人脸色不好看,曲芝谣忍住想笑的冲动,道“哎哟爹爹娘亲请起,谣儿能在宫里见到爹爹娘亲实在太激动了,所以一时间忘了让你们起来,是谣儿无礼了。”罢欲行礼,被拦住,拦的人正是曲风扬。

“哪能让皇妃您向民请礼,这万万不可!”

曲芝谣顺着他的话往下“哦,对啊,我都忘了!”她回到主位上,微笑的看着二人。

这不,两饶脸色又黑了一圈,又不能表现出来。

曲芝谣心里开心的不得了,哼,懒得给你们好脸色。

而曲风扬才是真正的疑惑,为什么一入宫便恢复正常,难不成以前是装的?

带着这个疑惑,他打量着曲芝谣。

曲芝谣忽然抬头,对上了他的视线,曲风扬赶紧低头喝茶。

曲芝谣对他心里的想法一清二楚,现如今她也懒得装“爹爹想的没错,我就是装的,如果我不装,估计活不到今吧?爹爹进宫是有事请我帮忙吧?那怒谣儿心有余而力不足了,我乏了,爹爹娘亲慢走不送!来人!送客”

她一口气完后便离开。

气的两人只能怒火心里装,泱泱离去。

刚才那一幕,不仅曲芝谣大爽,碧儿同样也是。

谁让在曲府的时候都不把她们当人看?活该!

“好了,笑够了就停下来歇息会,看你都笑成什么样子去了。”

曲芝谣调侃道。

——

曲府。

老爷和夫人自从从宫里回来后,脾气暴的很,下人们大气敢出,生怕一不心怒火往自己身上烧。

除了二公子来请安,几乎没有姐来过。

爹爹娘亲这次是真的发怒了,也不知道那个傻子怎么惹到了。

害的她们几姐妹最近都不能出府!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