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8章 赴宴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如妃娘娘走时,她让愈雪准备了丰盛的美食搭配送给如妃娘娘。

如妃果真像个孩子般,不爱权贵爱美食,倒是一个有趣的人。

送走了如妃,她这行云宫倒是热闹,又迎来了一位重客,太子殿下。

在大婚当,太子殿下似乎一句话未,怎么今个这是?

她没有时间在这里磨蹭,因为人家已经到了行云宫的主殿。

段辰凌出宫至今未归,曲芝谣没有一点关于他的消息。

主殿放了木炭取暖,据各宫还未开始烤火取暖,可偏偏行云宫先行开始。

据,这木炭还是三皇子先前在波斯国交涉时国王赠送于他,仅赠送他个人。

所以这是他自己的木炭,而不是在储存库中取用,当然想怎么用就怎么用。

紫衣男子并未坐下品茶,手中拿着扇子悠然漫步着,似乎对这里大有兴趣。

她走到门口,便看到了太子摸着她挂上去的一幅画。

“芝谣见过太子殿下”曲芝谣表面在行礼,可是内心非常不想他碰那幅画。

他转身,微微一笑“弟妹无需多礼。”,语毕,又转过去触摸那幅画,一边看,一边道“这幅画是出自三弟之手吧?”

不是疑问句,而是肯定句。

曲芝谣恨不得亲自把他的手挪的离这画远远的,看不到她表情不太美妙吗?

“是的,太子殿下请移步这边品茶!”曲芝谣做了请的手势。

他可算把手从那幅画中拿了下来,高深莫测的看了她几秒,随后坐下品茶。

曲芝谣让人上零心,她对这个太子殿下印象并不是很好。

原因很简单,反复触碰她最爱的东西当然无福

清风不知何时回来的,此刻他正在门外,曲芝谣眼力好,一眼便看穿。

那段辰凌会不会也回来了,那为何不进殿,难道是因为太子在这?

曲芝谣的心思早已不在这里,时不时的看看门口,期待着某个身影。

太子何等聪明,从曲芝谣进来他就知道她有些反感于他。

现在心思更不在这,不知为何,他心里有些不平,“三弟需好些时日才会回宫,怎么弟妹等不及了?”不等曲芝谣回答,又开口道“不过也是,本是新婚燕尔时,难免会有些牵挂难耐。”

完,饶有兴趣的看着她。

他这话,曲芝谣觉得他很欠扁,来她这就是为了些废话给她听?

“我觉得太子殿下的兴趣很独特啊,专管人家夫妻之间的事,太子不臊么?”曲芝谣很霸气的怼回去。

管他会不会大发雷霆,关她什么事?他自己话都不经过大脑,她又何必呢。

曲芝谣很淡然的视线望他,只是太子一点儿也没有生气的意思,反倒是哈哈大笑“好一个伶牙俐齿之人,是本太子唐突了”

他拍了三下手,外面进来两个侍卫抬着一个大箱子进来。

“这是送于你俩的新婚礼物,也算是本太子错话多管闲事的赔罪礼。”

曲芝谣看了眼箱子便把视线移开,淡淡道“谣儿替夫君谢谢太子殿下了。”

心里则是‘反正也是随手放进礼藏室,收了便收了’

曲芝谣无心会客,太子一眼看穿,多留反倒是碍事,了些客套话,离了去。

曲芝谣问流水“他没回来吗?你们这是去哪儿了?”

“回三皇妃,三皇子不让告诉你,快的话一个星期三皇子便回来了,慢则……”流水停顿了会。

“多久?”

“两月。”

曲芝谣就想不明白了,明明才成亲没几,那个皇帝是脑子有病还是什么,派一个身体‘不便之人’办事,难不成是故意为难她夫妻俩?

“他到底去干嘛?”

“回皇妃,无可奉告!”

“那你回来干嘛?”

“守护三皇妃”

“谁需要你守护,赶紧滚回去”曲芝谣没好气的道。

“怒属下不能回去!”流水很坚定,他又回到主殿外站着。

曲芝谣恨不得拍他两下,可是他对段辰凌的忠心她是看在眼里的。

既然焦急无用,她为何不安心等待。

日子一过去,他果真是慢则一两个月啊。

就这么等到了中秋节,皇后身边的嬷嬷来请她去乾隆宫一起过中秋。

据请来了西域舞女来助兴。

切,她才没有兴趣嘞,她心里只想等段辰凌回来一起过中秋。越是分离,越是想念。

原来她的心里,早已住着一个他。

嬷嬷三番五次来请,似乎不厌烦,曲芝谣再不去,怕是会怒了龙颜。

万一他故意不让段辰凌回来怎么办?正好可以试探一下是回事。

梳妆打扮一番,跟着嬷嬷去了。

“三皇妃请上轿。”在嬷嬷的旁边,有一顶甚是奢华的轿子。

见她疑惑,嬷嬷道“三皇妃甚幸,此乃皇后娘娘凤轿,娘娘体桖,特地赐予三皇妃一座。”

曲芝谣内心是拒绝的,可表面功夫还是要做好“那么芝谣谢谢皇后娘娘了”

她上了轿子,羊绒毛坐垫坐着极其舒适。

还有一张桌子放点心,水果之类的。不亏是皇后专用轿。

路程有些远,轿子是人抬起行走,所以有点慢,摇摇晃晃着她都快睡着了。

好不容易到了吧,这时一阵由内往外恶心感让她一顿狂吐。

碧儿拍她后背,“三皇妃您没事吧?拿水来!”

碧儿很少用这种语气对其他人话,今是着急了些。

嬷嬷在一旁等待着,“三皇妃可否好些了?”

“劳烦嬷嬷替芝谣向皇上及皇后娘娘请罪了,芝谣身体不适,无法赴宴。”

“那三皇妃回宫休息吧奴婢会将此事告知。请上轿。”

“不了,我走回去,麻烦嬷嬷了。”

看着曲芝谣渐渐走远的背影,她若有所思。

走回去便不会那么晕和想吐了,难不成她是晕轿?可是平时又不是没有坐过,莫非是那个轿子有问题?

她皱了皱眉头,她和段辰凌能在一起,也是这个皇后撮合的。

皇后是看不惯段辰凌吗?

“姐,你好些了吗?”碧儿在没有饶时候还是喜欢叫她姐。

“没事的,就是想吐没有其他哪里不舒服的地方。”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