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章 被下药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乾隆宫今日可是热闹,载歌载舞,一片欢声笑语,后宫嫔妃朝中众臣满座全席。

皇后身边留了个位置,那是曲芝谣的座位。

谨嬷嬷悄悄进来,对着皇后耳边了些话,皇后嘴角扬起一丝不易察觉的笑。

顿时心情大好,舞女跳完一曲后,她的掌声无比的热烈。

示意让接下来的表演节目先暂停,缓缓对着皇上和大家道“臣妾让人请三皇妃,可是三皇妃三番五次拒绝臣妾,谨嬷嬷左劝右劝可算劝上轿,可是一到正宫门口便呕吐了,她身子不适,无法赴宴,请皇上恕罪。”

底下热闹了,议论声四起。

“三皇妃架子可真大,还需要皇后娘娘三番五次请。”

“就是就是,请了还不来”

“我看呀,应该是装吐”

“总不可能那么快就怀孕了吧?”某个妃子嘲讽道“三皇子可是成婚没多久就出门了呀。”

整个议论的主题都有围绕着曲芝谣,把她攻击的不堪入目。

这一切,皇后看在眼里,笑在心里。皇上段誉则很沉静的看着底下的人议论纷纷,等到了一定时间,他才威严道“可否议论完?需要多给点时间吗?”

顿时,底下鸦雀无声,就连平时傲娇无理的某妃也难得安静下来。

段誉看了眼皇后,继续让舞女表演。

而皇后则面不改色的目视前方。

皇上忽然提前离开,嫔妃大臣不明所以,面面相觑。

皇上不在,自然由皇后娘娘主持,有些大臣看见皇上都走了,也想离去。

可皇后……只见侧位上的皇后娘娘一只手轻靠着头,已然闭目。

谁也不敢打扰,只能继续留下就当欣赏西域独特的舞姿算了。

御膳房将佳肴有序摆上,这时皇后娘娘才缓缓睁眼,“怎么本宫眯会就睡着了呢,让各位笑见了。”

皇后不愧是皇后,母仪下的威严还是要有的。

王大臣站了起来,“臣,身体不适,先行告退了!”

她眯了眯眼“这可是疆土来的特级厨师做的佳肴,王大臣不品尝下便走了怪可惜的。”

王大臣一听,惊悚!里面的意味只有当事人清楚,他双手做礼道“皇后娘娘这么一,臣便留下来好好尝尝。”

也奇怪,此后便没有人再要离席了。

皇后十分满意的点头。

——

流水一直站在门口,寸步不离,就连让他坐下吃个月饼都拒绝了。

曲芝谣无奈,真是块朽木,不可雕也。

确定身体没有其他问题之后,曲芝谣心里的石头才落下来。

她回忆起当时在轿子里的场景,记得一进去,就有一股淡香味迎面扑鼻,当时她没有注意,现在仔细想想还真是可疑。

轿子是皇后娘娘的专用轿,怎么可能会有问题,除非是故意的。

想必是想趁段辰凌不在对付她吧,她没有什么权势,更没有依靠,孤零零的一人,但她,并不是好惹的!

曲芝谣就就这样又过了一个星期,没有人来找她,仿佛与世隔绝了般。

这倒无所谓,她也比较喜欢清净,可是一直没有段辰凌她就有些急了。因为又没有他到底是去做什么,为什么那么久还不回来。

估计皇宫大部分人都知道,只有她像个傻子一样被蒙在里。

这,如妃来了,还给她带了一盒点心,还有一盘皇上赐给她的一盘稀有的水果。

如妃穿的比较多,也是个怕冷的人儿,各宫还没有开始烧炭取暖,她一进屋,便朝火炭方向走去“你这里还真暖和呀”

曲芝谣笑笑,“要是娘娘喜欢,我让人送些在娘娘宫里”如妃是个没有心机且单纯的人,交个朋友也不错。

如妃这次没有一口答应了,反倒是有些犹豫,看了看煤炭,看了看她,“不,不了,还是留着你们自己用吧。”

曲芝谣点头,她知道如妃是想要的,可是因为什么原因而不敢要。

如妃不,她自然不会问,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碧儿端上如妃带来的稀有水果,还真别,在现代什么水果她没有见过。

而这水果,她还真没有见过,还没有吃过,味道有些像奶糖。

因为喜欢这味道,她吃了好多,反之,如妃貌似一个都没有动。

曲芝谣以为如妃是特地就给她的,便没问了,这味道,越吃越上瘾。

等她全部吃完,如妃低着头道“那我些回去了,你有空可以来我宫里。”完脚步飞快的离开。

曲芝谣还没来得及请礼人影早就不见了,。

她躺在床榻上休息休息,没想到这一休息就睡着了。

梦中,她身处一片火海,四周没有一个人,想跑,却被束博,嗓子格外燥热就好像包了一团火。

绝望,无助一涌而上,明明是个梦,却如此真实。

碧儿进来上茶,看见曲芝谣不断摇头,过去一看,哪,浑身烫极了。

“姐,醒醒,快醒醒!”不管碧儿怎么叫,曲芝谣都没有要清醒的迹象。

可把她给急坏了,“愈雪!愈雪!”她大声喊剑

愈雪闻声而来,她摸了摸曲芝谣的额头,烫如红铁,汗珠密密麻麻的往下流,大事不妙!三皇妃这是让人给下药来了!

“三皇妃吃了什么?”

碧儿疑惑“就吃了我煮的稀饭啊!”

“没有了吗?”

碧儿低着头思考着,忽然想到了什么似的,猛地抬头道“还有如妃娘娘送的水果”

愈雪没有话,而是让人打了温水给她擦拭身体。

解药只有一个,那就是三皇子!

可三皇子远在边,这可如何是好?

就当愈雪没了法子,只能在一旁守护她,擦拭着身子,这时候,门被忽然重力打开,来的人便是三皇子。

“三皇子恕罪!”愈雪扑通一身跪下,碧儿还站在一旁懵的。

不是,不是个瘸子吗?

愈雪看着脸庞乌黑的段辰凌,赶忙的拉着碧儿出去。他俯下身帮她擦汗,双手一触碰到脸颊,她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将他的手紧紧拉住,身子不自觉的往他身上靠。

梦中的她,如鱼得水般,凉快且安逸,她沉迷在温暖的胸膛中,想要的更多。

段辰凌觉得口干的很,尤其她不断的摸索,一点点透支着他的忍耐度。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