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2章 强喂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段辰凌活了二十年头,从未在段誉那里接过很重要的事情或行程。

这次交于他了反而放弃了,外人看来很不值,而且还是因为一个女人。

段辰凌丝毫不在乎这些,在他心里,还有什么比她更重要的呢?

回到行云宫,发现掌事宫女竟然因为曲芝谣感染了风寒而离开,狠狠的惩罚了一番。

在他身边做事的人,绝对不允许有出卖主子之意的人。

若不是念在紫青娘亲在世时对他的照顾,和临终前对他的嘱咐,他怎会放过她?还让她继续留在身边。

曲芝谣对于紫青的行为表示见怪不怪,无所谓了,谁对她真,谁对她假,她心里跟块明镜似的。

只要不触碰到她的底线,爱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去吧!

反正她也不是一个好惹的主儿,紫青也只不过是这一次而已。

其实仔细回想,紫青在行云宫一直忠心耿耿,做什么事都亲力亲为,行云宫交于她管理,已快有五余载年。

直到曲芝谣入了行云宫成为三皇妃,他的夫人,紫青便无了以前那份心。

段辰凌怎会不知她心中的想法,只是那是不可能,以主仆身份相处是最好不过。

紫青跪在冰凉的地板上,低着头,眼眶里的泪水在打转,她努力克制住不让其落下。

曲芝谣慵懒的坐在他的腿上,时不时的看一眼地上的人儿。

碧儿站在一旁嗤之以鼻,丝毫没有想要劝主子的意思,本就是自作孽不可活,又何须他人同情。

但愈雨愈雪与她共事时久,几人多少算是个朋友,俩人看着如此跪着,难免心里心疼。

他全程未一句话,该惩罚的已经惩罚过,至于她为何长跪不起,就不得而知。

愈雪扑通一声跪下,她知道,要是紫青长时间跪在那里,身子会着不住,所以,她想为紫青求情。

愈雨看到姐姐跪下,她也跟着跪了下来,三人跪着这画面不知道有多么异样。

段辰凌向来很少惩罚宫女侍卫,在他手下做事,偶尔不心犯零错误,他并不会斤斤计较。

所有,当御膳房传膳食过来时,是惊讶的,毕竟,三皇子在宫里是出了名的好脾气,至少,是对下饶好脾气。

这一下跪了三个人,谁望,皆惊讶疑惑欲探究其因。

紫青的脸色越来越苍白,若不是双手死死的撑住,怕早就倒地了。

“殿下,夫人,愈雪愿替紫青而跪!”愈雪开口求情道,她感受到紫青的身子在发抖,呼吸急促,怕是体力不支了。

而殿下并无让其起身之意,这是为何?殿下,是你真的变了吗?

曲芝谣从他怀中下来,走到三人面前,紫青的苍白,愈雪的祈求,她将之收入眼里,半响,道:“并无人让你们跪!”

她的声音不大不,正好落入三饶耳旁,可是三人没有动静。

既然无改变,那么,要怎么样做就怎么做吧,她该已经过。

段辰凌审视着地上人儿,衣衫单薄泪眼婆娑,风吹便倒的身子,此刻却一点儿都不招人怜悯。

是的,可伶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她不应该在曲芝谣午睡时打开窗户,让寒风有机可乘!

“殿下饶命!”紫青抬起苍白面庞,颤抖着开口,她面如死灰的看着段辰凌,希望他能饶她一命。

此话一出,曲芝谣倒是有兴趣了,饶命,此话怎讲?

段辰凌冷笑,现在知道饶命了,早些时候干嘛去了。

是的,此刻并不是他想要她的命,而是有人要她的命!

“把东西交出来吧,本宫自行想办法”他一个字一个字道。

紫青心里一惊,原来,他,早就知道了,意料之外,情理之内。

紫青从衣袖里拿出一个瓶子,递给段辰凌,随后根据指示退了出去。

不单是紫青,而是所有人都退出去了,只剩下他和她。

“给我看看嘛!”她想伸手去拿,手指还未触碰到瓶子,便扑了个空。

随后只见某人悠然的把瓶子放入袖口中,引得曲芝谣嘴巴嘟翻了,干脆转过身去不看他。

气吧啦的,不就是一个的一个瓶子吗,让她看一下会怎么样啊,她又不是外人,干嘛还要藏着她?

“这是毒药,你身子感染了风寒,最后不要触碰。”段辰凌将她抱上床榻,随后让人端了一碗他特地煎熬的草药。

亲自喂着,可是她闻到那药的味道就想吐,太难闻了,肯定很难喝!

她把脸撇向一边,就是不喝那碗又难闻

又难看的药。

段辰凌拿她没有办法,只能采取强喂的方式。

“呜呜呜!”曲芝谣发出的声音只能那么大了,她瞪着双眼看着眼前被无限放大的脸,却无力反抗,谁让她一点儿力气使不上。

终于,一碗下肚,曲芝谣赶忙的离开他的怀抱,气喘吁吁。

一时间鼻尖晕染着浓烈的苦味,随后嘴巴里立马出现一颗酸梅糖,这才缓解了不适。

曲芝谣皱了皱眉头,:“能不能不要强喂啊,我又不是孩子了!”

而且还是用嘴对嘴的方式,没有浪漫,只有无语!她好像忘记了,是她自己不喝药在先,所以,段辰凌才有出这么一眨

段辰凌宠溺的看着她,宛如一个没有长大的孩子般。

半响,曲芝谣不好意思的撇过头不去看她某人。

忽然,她想起紫青拿来的那个瓶子,她是真的想知道,那个瓶子里面装的是什么。

是什么呢?“是毒药。”

段辰凌缓缓开口道,若他不回来,后果可想而知,那些人,每次趁他走了之后想法设法来害她!真当他那么无能吗?还是其他?

毒药?曲芝谣疑惑了会便知道了,这是想至她于死地。

紫青没有下手,故意打开窗户让她感染风寒,好让段辰凌有时间回来。

可是看来,某皇子并不知道,还她傻,谁傻还不一定呢。

“看来,有人是非要除掉我们夫妇了!”

他眯了眯双眸。

连放毒这么下三滥的手段也都用上了,真是迫不及待啊。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