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3章 皇家客栈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转眼到了冬季最冷的时间段,同时,出宫去祭坛这也到来了。

段辰凌怕冷着她,马车里放了木炭烧着,空间本不太,的暖气,在这不大的空间显得格外暖和。

段辰凌的轿子是在中间排列而行,一行人走的是官道,她的右眼皮跳个不停,心闷闷的,整个人一点儿也不舒服。

段辰凌把她抱入怀中,额头烫极了,看样子,是发烧了。

他的心里一阵大火,看着怀中无精打采的人儿,又不好发火,本是身子不适想留在行云宫,可父皇偏偏以大题做为由给拒绝。

现在可好了?四处上哪儿找大夫,往年出行会带御医,可如今偏偏一个未来,这是何意?

这辆马车一停,后面自然紧跟着停下来,护卫禀报皇上,于是乎一行人都停了下来。

段辰凌心情似乎不怎么好,本就冰冷的脸此刻更是显得不可靠近。

“父皇,此次祭坛,儿臣是去不了了,还请父皇高抬贵手,让儿臣回宫。”此话一出,众裙吸一口凉气,殿下是为了三皇妃铁定是要与皇上作对了!

往年出行怎会有三皇子的名单,而今年好不容易得以一同出行,却又因她而放弃。

此时更生气的是贵妃,“马上就要到了,她不能坚持下?非要半途而废?”

贵妃看着那无力的曲芝谣,心里的火不打一处来,皇上好不容易对凌儿有了赏识,现在又被她给破坏,自古红颜祸水,还真不假!

段辰凌微笑:“那依母妃的意思是让她自生自灭?对不起,儿臣没有母妃那份心!儿臣先行告退了!”罢,他从轮椅上站了起来,抱起一旁被强行下轿的曲芝谣,在众目睽睽下翩翩离去。

三皇子的腿,好了?

“母妃,不是三哥是个废物瘸子吗?平儿看他并不瘸啊!”童言无忌,出此话的便是九皇子段平。

虞妃赶忙捂住他的嘴,然后看了看四方,视线全在她这里。

虞妃恨不得马上带着他回到马车里,这家伙该不该的都了,她这个当娘的没有教好皇上是要怪罪的。

“请皇上贵妃娘娘恕罪,孩子不懂事,童言乱语,定是听了一些掌俾之语,臣妾回去定清理门户!”

虞妃当场跪了下来,平儿还想些什么,被她怒瞪的眼神给压下去了。

这下气氛一下子随着空气凝结,冷冷的,皇上冷哼一声,转身上了轿。

其余人自然也跟着上轿,只是每个饶心思都各有所亦。

就这样,段辰凌的马车回到了行云宫,而皇上他们则去了祭坛。

宫中少许这么清净,曲芝谣的病很快就好了,可算是又能活泼乱跳。

冷清归冷清,可是又少了往日的那种热闹,觉得不是那么有意思了。

段辰凌回了行云宫后便在主殿不知道在干什么,神神秘秘的,反而不让她进入。

而她呢,只有和碧儿话,行云宫里没有几个侍卫在守护,连她身边的侍卫石头凳子都去了祭坛,同样的,愈雨愈雪也去了。

皇上的妃子得宠的,不得宠的一律跟着一起去,所有整个皇宫将近少了一半的人。

——

官道上。

这一路上并不太平,不知是哪里走漏了风声,刺客,山匪接二连三的出现。

除了皇上的轿子跟着几队御林军,后面的轿子只有几个侍卫守护着,虽然武功高强,但哪能跟御林军相提并论。

冷风嗖嗖的刮个不停,仿佛一把无形的剑,刺穿在四周的空气里。

马队需要休息,浩浩荡荡的队伍赶到了王亲专用客栈。

掌柜的是皇上派下的人,当段誉一到门口,店里的人放下手中的活,齐涮涮的跪下行礼:“臣、叩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皇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段誉扫了眼地上的人,威严道:“都起来吧。”

接着众人散去,几个伙计领着妃子皇子等带入客房。

这家客栈虽不算豪华,但占地面积宽,在这一片地区没有一家客栈有如此大的面积。

平时客栈会营业,平常百姓路过也可以住宿。

可到了特定月份,客栈便不开门营业,久而久之,附近百姓也就习惯了。

而这个月,就是特定月份。

人数太多,伙计比较少,几个伙计是个勤快人,是个普通百姓,对于皇上到来,没有过多的激动,还是和平时招呼普通客人一样的招待。

安排下来,到了半夜才得到休息,平时掌柜的不值夜,今夜,破荒的让伙计们休息,而他一人守着柜台。

子时,掌柜翻着榨打着算盘算着盈利,这家客栈本是为皇家人打造,有没有盈利都是无所谓,他其实也是习惯了,翻翻账本,算算盈利,自己拿三成,剩下分给几个伙计。

“佟掌柜倒是悠闲自在啊。”

不知何时,段誉已经来到了他面前,一点脚步声未发出,不然,怎么会连佟掌柜那么好的耳力都未曾发现?

他赶忙行礼:“皇上万安。”

此时的段誉,一身百姓服,褪去了金丝绸缎,脸上淡淡的微笑,显得更平易近人。

佟掌柜再点了几盏烛,让四周更加明亮。

段誉翻看着刚才的账本,发现还有几笔大金额入账,本是皇家店,皇家人住此并不用付账,那么这一笔大金额是之自谁之笔?

佟掌柜接过账本,答道:“回皇上,本月十五日当,十几个江南商贩住此。他们出手阔绰,吃好喝好后多给了臣些银子。”

“哦?如此阔绰?”

“是的,臣句句属实!”

段誉点头,店的门口,是大通路,行人马蹄灰尘飘然,而柜台上没有一点灰尘,账本干干净净。

“佟掌柜是一个细心且有耐心的人,被埋没在此,心里多少可有怨言?”

“臣能为皇上做事,实属荣幸,未曾有半分怨言!”

段誉淡然,似乎这答案他早就意料到了。

段誉走后,佟掌柜旋着的心才落下来。

他若有所思的看着那间楼梯,许久,才回过神。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