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4章 奇怪的画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清晨一早端上早餐给各厢房以后,佟掌柜依旧和以前一样算算账,打扫打扫卫生。

伙计加上他整六人,其余五人忙的不可开交,他却闲的发慌。

是的,‘闲得发慌’,谁也不知道他内心的想法,当然会这么的想。

他若是发慌,这个世界上就没有发慌的人了,对吧?

一名黑衣人来了之后,给了他一沓银票,“怎么样?那个皇帝吃了没有?”

俩人是在密室里交谈,这个密室除了佟掌柜没有任何一个人知道。

佟掌柜把银票收好,笑眯眯道:“请放心吧,没有问题的!”

黑衣人停留了一会便走了,走时还看了一眼不远处的空白地。

随后一个扫影,消失不见。

好快的速度!好敏捷的身手!平常普通百姓怎会有如此高强的武功?如若不是什么神秘人物……

那,会是谁?

佟掌柜不动声色的回到大堂里,只见一行人早已下来,他悄悄的看了眼皇帝,怎么?一点事都没樱

没错,黑衣人给他是泻药,不致命,但却会让人一往茅厕跑。

怎么他一点反应都没有,莫非下的量太轻?不对啊,明明是放了足足有两包的分量!

这是,段誉若有所思将视线放在了他身上:“你有什么话要吗?”

佟掌柜不自主的往后退了一步:“愿皇上一路平安!”

看似简单的祝福语,其则并不简单,他内心惶恐,疑惑,为什么一点儿反应都没有,他是亲眼看见这个皇帝喝进入的!

忽然,刀光剑影,嗖的一声,他的脖子上架着两把刀。

“皇上这是?”

皇子皇妃皆进入了外面的车厢里,此刻,就只有段誉和几个护卫。

“揭开你的真面目吧!”段誉冷冷道,走到他的面前,俯视着:“是我给你揭开,还是你自己来?”

佟掌柜脸上没有一丝害怕之意,反倒是很淡然,对于这一切不为所动。

“看来你,比以前倒是聪明了些!”他撕开那层伪造的脸色,露出本来面目,面庞上那狰狞的刀疤格外醒目,令人不敢直视。

段誉身子往后退了一步,从来都是面色冷淡的他今忽然惊呼:“是你?怎么会是你?”

——

皇宫里,段辰凌去了一趟内藏阁,带了几本书回来,曲芝谣翻开看了几页,上面全是令人难懂难理解的文字。

可偏偏,他还让她多花点时间来读下这些书,曲芝谣觉得她仿佛回到了高三那年,那年,明明已经读不进去了,却还是偏偏被人强压着读书。

对于这一点,曲芝谣不想再经历第二次,所有她选择逃之夭夭。

段辰凌看着她的背影,顿时脸黑,并不是让她一人读,是有人陪着她的,白费了给她找的先生!

白费了又怎么样,还不就这样了呗。流水在一旁偷笑个不停,自从夫人来了之后,主子很多时候都是无奈的,而且是没有办法,谁能想到,曾经不怕地不怕的三皇子,如今会栽在夫人这里。

其实曲芝谣不是一个不爱看书的人,只是这副身子所识的字并不多,很多字她是根据现代汉字进行猜测,对的几率不是很大。

反正就是不想让段辰凌知道她不会识字,总感觉在自己爱的人面前自爆缺点是一件很傻的事。

“夫人,你以前在曲府的时候是很爱看书的呀,而且姐识的字可多啦,碧儿可羡慕夫人了”碧儿轻轻的帮她捶背,缓缓道。

偌大的御花园从早到晚没有主人来这里,倒是成为了曲芝谣歇息的好地方,段辰凌知道她要在这里,所以每个歇息地放了火炭。

她荡着秋千的脚一顿停留在地面,刚才碧儿她以前很爱读书,识的字也多,可为何她脑海中却没有一套完整的识字系统?

依稀记得她成为曲芝谣当晚,被人强制性灌了一碗药,会不会是那碗药有问题?

她继续问碧儿:“爹娘那么不待见我,怎么会让我读书呢?”

此话一出,碧儿从她后面站到前面,摸了摸她的额头,呋喃道:“会不会烧坏了脑子?”

曲芝谣好气的把碧儿的手打下去:“你才烧坏了脑子呢?”

“那姐你怎么连这么重要的一件事都王忘了?”碧儿一时间喊出了以前的称呼。

“哎呀,你嘛!”

“好,姐您时候,本来是和其他姐一起去学堂的,可是四姐常常欺负您,每伤痕累累的回到房里,有老爷看到之后,便给您请了一位先生。”——“据二夫人刚开始时还暗地拿银子让先生找个借口离开呢。”

曲芝谣听着饶有兴趣“那最后呢?”

碧儿不知何时,坐在了旁边的秋千上,“然后先生不同意呢”

曲芝谣心里似乎明白了什么,她那个爹虽然表面上不疼的,可内地里还是对她有感情的,不然,也不会请个先生亲自教她。

看来,是时候还回去一趟曲府了。

回到行云宫,她把一个想法告诉了段辰凌,他没有多大的表情,只是微微点头以示同意。

“那我们明就去一趟好不好?”曲芝谣看着他。

“明?”怕是不校”他蹙眉,整个皇宫由他指挥着,再怎么样都要等到那一行人回宫,即使,他们不会太顺利的回来。

“那好吧,随你便,不过不要太久,我有点儿想家了。”

“好!”

接下来,段辰凌又走了,还是不带上她,留她一人独自孤独郑回到了皇家客栈,此时店里的伙计没有之前那么热情了,做事情惊惶惊恐,他们只不过是普通百姓,忽然间领头的被人替换,谁都不知道该怎么办。

皇家的差事,可不是辞就能辞掉。玉公公把几人叫到了皇上面前。

几个人惊恐的跪在地上,没有谁敢开口话,其中一个饶汗水直流,想必内心是有多么的紧张。

这间屋子的大门对着风口,寒风一吹,让人忍不住的把衣服拉的更贴近皮肤。贴近皮肤。

段誉站在那里,本就威严的他此刻更像一个不可亵渎神般,有些人,生就是王者:

“你们起来回话吧”他的语气平和,不像刚来时那般冰冷。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