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8章 醒来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没过多久,太子带着一支精兵赴关,同时当,段辰凌痊愈的消息刚好传了出来。

无巧不成书,太子殿下刚走,三皇子痊愈,这让那些本来向着三皇子的那些人开始犹豫了。

风言风语传入行云宫,曲芝谣同样疑惑,因为至今,他都没有告诉她是什么原因。

段辰凌在不远处练剑,几把招式完毕后看见她扶着脑袋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他让紫青端上她爱吃的点心,曲芝谣只是看了一眼挪开视线继续发呆。

不知何时,他坐在她的旁边,看着她,不知,她在想些什么,真用心。

他醒来后,曲芝谣没怎么理会他,两人相对无言。

她,是不是生气了?

段辰凌这个念头一涌上心头,心里竟然有了紧张感,他是在担忧吗?从未有过的感觉。

他并不知道,他的这颗心,再也不是从前的那颗,他的心里,装的全是她。

当她的一举一动他全部在乎的时候,这是爱到骨子里的表现。

空飘起毛毛细雨,老似乎心疼这双人,特地给两人制造浪漫的氛围。

清风不知从哪儿找来的伞,递在他面前。

曲芝谣任由细雨滴落于身,仿佛,淋雨的那个人并不是她。

“淋着好玩吗?”头顶上忽然出现一把伞,往旁边一看,那是什么样的神情?

含情脉脉?对她?哼。

“总比装死好玩吧?对吧”她斜了他一眼,甩衣袖回屋。

“夫人这是三皇子给您亲自煮的柚子茶,好香哦~”碧儿笑眼盈盈端了一碗放在她面前。

某人还没有走,曲芝谣并不想话,省的某让瑟,指不定以后还要怎么瞒着她做什么事。

“碧儿我们走,出去溜达几圈。”

她是这么着,碧儿看着某皇子,那眼神,算了吧,她还是想安安静静的陪着夫人呢。

走了几步,发现后面碧儿并没有跟上来,曲芝谣走过去拉她“走啊,姐带你会买好玩好吃的,走吧!”

任凭曲芝谣怎么拉她都拉不动。

后面她才明白过来,原来某皇子使了眼色,难道她不会?好笑,论使脸色什么之类的,她最在行了好吗?

变就变,曲芝谣两行眼泪就像不要钱一样掉下来。

这不,她一哭,在场的所有人都不知所措,谁知道夫人好好的怎么哭了,还那么伤心。

为了避免触碰到某皇子的逆鳞,紫青特别识时务,“奴婢有事,先行告退!”

随后一行人先后离去。

碧儿浑然不知大家怎么就突然走了。

还是愈雪拉着她走。

曲芝谣同样也想离开,就让某人自己一个人心疼去吧。

他刚才那副样子也是好笑。

曲芝谣想着想着忍不住笑出声。

“还是笑着好看多了,刚才特别丑!”段辰凌跟严肃的和她。

曲芝谣才不理。

段辰凌陪了她一个时辰,最终曲芝谣忍不住,“好了好了,不生你的气了,下次可不能在瞒着我,不为其他,担心你。”

最后一句,曲芝谣用特别真诚的语气道。

下一秒,段辰凌将她搂进怀中,再次闻着她的发香,感觉,真好。

他犹豫了下,道“并非有意隐瞒,此为大事,不心怕会把你给牵连,请谅解。”

她知道,她心里清楚的,这几,她想清楚了,因为爱才会隐瞒不是吗?

是非轻重,她不是孩了,心里清清楚楚的,跟块明镜似的。

所以,这不她选择了和解嘛,“那母妃那里你打算怎么和她啊,她来你这里的时候很是伤心呢,不打算解释下吗?”

段辰凌摇头,“母妃是父皇最疼爱的妃子,没事的,不知道更好,不然对母妃百害无一利。”

“”哦,那好吧,有时间陪陪她吧,总感觉你们母子没有什么话聊啊,也不怎么经常在一起。”

她想了想,又道“你和你母妃不会有什么隔阂吧。”

能有什么隔阂呢?她要不要当一次调解人呢,真的有点跃跃欲试呢。

曲芝谣暗自给自己打气,加油,曲芝谣,没问题,意思。

“没有,在我时她便不太与我交流,时间久了,习以为常。”

“啊?这样子啊,可不太好哦!”曲芝谣歪着头看着他道。

段辰凌动了动嘴唇,最终还是未将心里想的讲出来。

不是时候,到了时候,她们自会明白,现今无须多言。

只是他不知道的事,有些事先出来给大家个准备,结果可能就不一样了。

这边刚谈贵妃徐玲。

那边她立马就赶过来了。

下父母心。

病时,愈时,能够想到他的,恐怕只有贵妃娘娘了。

“母妃安好。”曲芝谣行礼道。

这次,徐玲可算是没有让她一直蹲着了。

“好好,只要你们没事,母妃就一切安好。凌儿,让娘好好看看你。”

不等段辰凌过去,她赶忙的拉着他的手上看下看,那样子,就好像好久没有见过般。

孩子大了,抱不动了,只能时不时的看看,况且这孩子从不太爱与她交流。

……

这不是段辰凌的想法吗?

难道这对母子都相互错解对方了?

曲芝谣站在一旁,忽然觉得好羡慕他啊。

有个妈妈疼着就是好啊,哪像她,爹不疼娘不爱的。

段辰凌后退一步,走到曲芝谣旁边“孩儿让母妃担心了,一切安好,母妃无须担心。”

曲芝谣看了眼他,怎么对自己亲妈这么冷漠?

她不动声色的掐他一爪,加上眼色,赶紧好话。

真的是,她还有做个和事溃

段辰凌怎会不知她心中所想。

“母妃来了正好,一起用膳吧,尝尝儿臣这里厨做的饭菜可好?”

徐玲点头,是有多久,她娘俩多久没有在一起同桌而食?

她不记得了,段辰凌也不记得了。

紫青上来,道“不知娘娘,殿下今日诏哪位?”

“何”他缓缓吐出一字。

“是”紫青接到任务退下了。

很快的,食物做好了,曲芝谣吃的津津有味,但好像某殿下胃口似乎不是很好啊,一碗的饭菜只是象征性的动了两下筷子。

还不断给她夹菜让她多吃点。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