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4章 心大的曲芝谣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曲芝谣被关押入牢,段辰凌没有阻拦,而她也没有反抗。

明兰跪在地上颤抖着身子,没人让她起来只有一直跪着。

两兄弟僵持在那,皇后的嘴角扬起一起不易察觉的笑容,顷刻间恢复原状。

“本宫回宫了,平儿,母后相信你能处理好!”

皇后走时了这么一句,看了眼地上的人,不屑的让宫女把她拉回宫。

段辰凌站了许久未离,太子殿下坐在上位观望着他。

气氛一度冷淡,所有的太监婢女在段平的指示下一一退出。

“三弟,还有什么要的吗?”段平玩着手中的玉扇漫不经心的问道。

他的视线没在段辰凌那方向停留,而是余角的视线在观望。

段辰凌笑了,冷笑,没有一丝温度的笑着,“哈哈哈。”

找了一个舒适的位置坐下,静静的看着上面那位看似高贵的人。

段平察觉到他的视线,没有对上他的视线,而是继续玩着手中的玉扇。

段辰凌的视线又望向那把玉扇,眼中的杀气更加浓烈几分。

不仁不义之徒只会自食其果。

“本皇子没有什么要,只是希望大哥你能明鉴,不要滥杀无辜信错不该信的人,你是个聪明人,不然,太子之位岂不落入他人手中!”

他没有犹豫离开龙颜殿,坐在上位的人依旧没有离开。

如果仔细看,可以看到那人脸色上的狰狞之色。

——

大牢郑

有了三皇子的吩咐,倒也没有人对她不敬。

牢房始终是牢房,再怎么样都不能违背本意特地招呼一个人。

哪怕是皇亲国戚关在这也必须相同。

所以曲芝谣一日三餐吃的并不怎么样。

段辰凌未曾来看过她,碧儿求了他几次,恳求三皇子能让她去看看夫人,可是求了几次被拒了几次。

碧儿忧心不已一时间病倒了,愈雨愈雪忙着照顾她更没有机会去看望。

曲芝谣一独坐在草推上,时不时的有一两只耗子爬到她面前好奇的看着她。

她哼笑一声,对着那只耗子自言自语道“连你都来看我的笑话吗?”

曲芝谣再次自嘲道“原来在你们眼里,我什么都不是,只不过是一只随时可以踩死的蚂蚁。”

不应该连蚂蚁都不如吗?最起码人家蚂蚁都是自由的,哪像她……被关在这不见日的鬼地方。

更让她心寒的是段辰凌一次都不愿意来看看她,哪怕是安慰安慰也好。

以前的恩爱都是见鬼的屁话吗?

什么一见钟情?骗鬼的话。

想到这里,她竟然不禁哭了起来,那两个牢役吃的正香,里面的哭声瞬间让两人吃酒的心情一落千丈。

“他娘的,要不是太子殿下发话不要动她,老子不得折磨死她!”

“就是,他娘的吵死了!走去外面吃!”

两人吃饱喝足后,其中一人拿了两人臭包子丢给她。

“有吃的就不错了,别在这里挑三拣四!”

忽然,旁边的一个牢役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死劲磕头“太子殿下饶命!是他干的,与我无关!”

讲话嚣张的牢役这才猛地大惊跪倒在地。

“太子殿下,的……”话还未完,段平冷淡的打断“拉出去处理!”

门被打开,他走到她面前,伸出手,想让她起来。

曲芝谣看了看他,转了个身又坐到角落边。

一行泪珠划过脸颊,悄无声息的滴落。

“你们下去吧”他道。

“是!”

等到所有人都走了后,曲芝谣这才站起来,坐在床塌上,静静的看着他。

段平拍了拍床塌上的灰尘,跟着坐下来。

“吃点东西吧,肚子受不了怎么办?”

他指了指不远处的美味佳肴,曲芝谣顺着她的方向看去,那一张桌子放着的,全是她爱吃的饭菜,点心。

可是她不为所动,来者不善善者不来,那些东西有毒没毒谁知道。

他见她不动,轻笑着走到面前,自顾自的吃了起来。

曲芝谣这才下去,多多少少填饱下肚子。

忽然发现,这位太子殿下,虽不及段辰凌潇然帅气,可也别有自己的特色,段辰凌排第一,他排第二绰绰有余。

曲芝谣猛地摇摇头,你在想什么?怎么可以对他有想法。

她觉得她已经疯了,不然怎么人家给她点眼色就想到了开染房。

“太子殿下忽然光临,是有什么事情想和芝谣的吗?若是让我认罪,您就多此一举了,不是我干的事你就算打死我都不会承认!”曲芝谣肯定的道。

其实内心也很怕的啊……,哪个不怕死啊!

“我没是你,不用担心。”段平很温柔的对着她讲到。

曲芝谣懵了一瞬间,他想干嘛,怎么那么好讲话。

“还不是你把我关在这里的,这些有意思吗?”

“对不起谣儿,并非我本意……”

段平想搂住她,曲芝谣一个转身转到旁边。

不可置信,这位太子殿下肯定是疯了,一定是疯了,他刚才叫什么?

谣儿?!

惊悚!

这才让曲芝谣觉得最惊悚的事情。

谣儿?!是你该叫的吗?

“太子殿下!请你注意隔墙有耳!”

曲芝谣很想把人给叫进来。来人啊,你们的太子殿下不对劲啊!

“不用担心,这里都是我的人,你放松,别太紧张。”

段平很好脾气的重新坐了下来,对于她的反应,早在意料之郑

“你赶紧出去吧,我想休息了,出去吧”

“我有话想和你!”

曲芝谣忽然大声道“够了!你想我不想听,就这样,请自便!”罢,她躺在了连被子都没有的硬石板上(床榻)。

段平起身,看着她的背影,久久没有离去,而曲芝谣本就没有休息好,闭着眼睛没多大一会给睡着了。

他脱下外套心翼翼的盖在她身上,走到门前,再次看了眼她,离去。

曲芝谣醒来后,发现这间牢房发生了翻覆地的变化。

这还是牢房吗?这装扮的,不是一个大姐的闺房吗?

她睡的那么死?

曲芝谣不禁眯了眯眼,坐在软凳上,思考着她睡之前发生的事情。

回想起来她心真大!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