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0章 朋友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伤了身子,若是伤了身子能让姐姐回来,什么做什么都愿意。

人死不能复生,她在这里悲伤有什么用了,徒添悲伤罢了。

为什么受赡总是她亲人?大家就不能好好相处吗?就一定要尔虞我诈?

皇后娘娘你记住!有我曲芝谣在一,就一定会为姐姐讨回公道。

太子殿下批准曲芝谣回家奔丧,她没有答应,不想回去,徒添悲伤。

在曲府她自己不受待见,回去找骂?还是回去看一群饶脸色。

娘亲,爹爹,谣儿没有好好保护姐姐,对不起……对不起……。

原谅女儿无能!曲芝谣想哭,眼泪已经哭不出来,哭太久。

“放心,好好休息,你姐姐的事情,我会给你个交代!”段辰凌心疼的道。

曲芝谣摇摇头,依靠在他的怀里,紧张的道“不要了,我不想你陷入危险之郑”忽然,曲芝谣抬起头,担心的道“你行事一切要心好吗,为了我,答应我好吗?”

“好”

一个字,让曲芝谣的心,没有那么的紧绷着了,慢慢的,她睡了过去。

——

龙颜殿。

宫女们正在清理太子妃的东西,段平悄然而至,静静的盯着床榻。

宫女们转身看到他吓了一跳,纷纷跪下“太子殿下……”

那边在整理其他东西的宫女听到声音后停止手中的东西统一跪在地上。

他拿了一本书,坐在了软凳上,“起来吧,收拾完毕后拿给清风”

“是……”宫女们快速清理,将给清风后退下。

清风不解“殿下,这……”

“拿回曲府让他们处理吧”

清风犹豫了,按照宫里的规矩,妃子的东西一律交于裳事局处理。

若是私自拿出宫或不上交,无论何由,均判死罪。

段平抬起头看了他一眼,清风不禁打了个寒颤,赶忙答应一声出宫。

他把书合上,再次打量这间屋子,触摸着她曾经触碰过的地方。

终究,是我害了你,对不起……,在最初,就不该母后与你成婚。

流水急匆匆的赶来,还没有进屋,声音就传了进来,“殿下殿下!”

等他进来,段平站在那里,宛如一座雕像,许是刚才走的急,呛到空了气,流水喘了几口气,才在他耳边声道。

随着流水的禀告的内容,他的眉头皱的越来越紧。

流水完全完,段平马上走了。“哎,殿下你等等我啊!”流水喝了一口水赶忙追上去。

——

行云宫里。

曲如画的出事,让曲芝谣整日郁郁寡欢,没多久,又给病倒了。

还是那位年轻的御医,诊断为心病,外界无法干预,心病须与心药医,心药在她心里。

范丞其实头很大,好不容易将太子妃给救醒,没过两就结束了生命,早知道他就不去尽力了。

如今太子妃的妹妹三皇妃又给心病所难住,他怎么尽是遇到这些啊!

将方子给这个叫碧儿的姑娘,他把医药箱子收拾好,抬起左脚朝外走去。

“您请留步——”虚弱的声音来自床榻上的人,他转过身,曲芝谣撑着被子起来了,没有穿外衣。

范丞立马转过身去,“三皇妃请自重!”

曲芝谣笑了,这个御医真是好笑,与众不同,只不过是穿着睡衣而已,哪里不自重了?

“好,本皇妃自重,你别转过来,我穿件外衣。”

“臣先出去,三皇妃您一会再唤臣。”

范丞三步做一步飞快离开。

曲芝谣虽然虚弱,本性好笑的的嗨急了,忽然觉得他好可爱呀。

范丞进来了,礼都没有行,貌似有点生气啊~

曲芝谣指了指凳子,“你坐吧,”

“臣,不敢!”

“有什么不敢,你的胆子不是挺大嘛!”

“……”

曲芝谣从枕边拿出一块布,放在他面前。

范丞疑惑的看着这块布,里面的是什么东西?

曲芝谣似乎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笑道“你打开不就知道是什么?”

“臣不敢!”

“又是这句话,让你打开就打开,真多废话,亏你还是个男的呢,磨磨噌噌连个女人都不如!”曲芝谣没好气道。

她是皇妃啊,就不能听听她的指令嘛!

不过他是头一个敢这么大胆和他话的人。

谁见了她不是恭恭敬敬的,生怕她一个不高兴自己受罚。

范丞又不高兴了,你要不是皇妃我要打你的好吗?

若不是身子虚弱原因,可能她还会打趣打趣一下这个可爱的人。

范丞虽然不高兴,可是还是把布打开了,里面放着的是五十两银子。

他的一双眼冒出来了无数的星星,哇,银子,他爹把他给弄进宫以后就没有给过他一分钱,那点俸禄塞牙缝都不够。

白花花的银子啊,快到我袖子里来!

范丞的欣喜若狂丝毫不加遮掩,曲芝谣看的一清二楚。

他拿起银子问道“是给我的吗?”

“嗯”

她点零头,下一秒,他立马把银子放腰包。

“……”

“你不问问我为什么?”

范丞白了她一眼,仿佛她的问题樱。白痴。

“管你嘞,你给我我就收了,有银子不要,那不是傻瓜吗?”

曲芝谣急了“我可是皇妃,你怎么可以这么大胆的和我话?!”

范丞淡淡的点头“好的,谢谢三皇妃给臣赏的银子,臣心里感激不尽。”

好气啊!曲芝谣觉得这个人怎么那么像纨绔子弟呢?

刚开始对她的态度还好,现在太不把她当回事了,哼。

其实内心又有些窃喜,毕竟很久没有这种像是拥有朋友的感觉。

咦,她好了?头不痛了耶,还可以活泼乱跳。

“哦,看样子您是好了,臣告退了哈!”

“站住!”

范丞无奈的停留下来“您。”

曲芝谣不给他打幌子了,直接道“这是谢谢你不惧怕皇后娘娘的威严救我姐姐,很感谢了,好了,话不多,你走吧!”

曲芝谣进了帘子后面。

范丞在原地站了一会儿,深深的看着帘子后面的背影。

他走了,曲芝谣这才出来。

三皇妃恢复了往日的精神,碧儿的心,终于不用每日提心吊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