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6章 nbsp; 剑修美男天团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如果青州府以玫瑰清『露』和贫穷闻名, 那么北方的海州府则以航海和炼器闻名下。

海州府的巨鲸海船是唯一能横渡云梦海的大型法器。每艘巨鲸海船能承载千人,造价昂贵,堪称一绝。

“娘子, 别看这巨鲸海船无比笨重, 它是玄铁打造, 上面铭刻着器宗的保护法阵, 发生危险的时候开启法阵, 可以抵御中级海兽的攻击, 还可以抵御海上的巨型风暴。”李长喜笑眯眯地带着姜娰上甲板,介绍着巨鲸海船, “器宗每年凭借着铭刻维修巨鲸海船上的法阵,就富得流油。”

气渐热, 姜娰穿着粉『色』的轻纱襦裙, 迎着海风, 想探出脑袋看云梦海,结果看了个寂寞, 只看到了甲板上修士们一排排的大长腿。

李长喜本想上前将姜娰抱起来,不过余光扫到身后的剑修美男团,瞬间缩回了爪子。

姜娰仰起脑袋,看着甲板上巨大的桅杆,见上面果然铭刻着一些奇奇怪怪的图案,而且船身也是, 这艘笨得如同老牛的海船应该就是她未来几个月的栖身之所了。

“你们听了吗, 无情道君亲上问道山, 走上了千层台阶,敲响了问道钟,问道山的钟声响彻地, 四方震动。”

“,你的是素有飞升问道之称的问道山?传言谁能爬上千层台阶,就能飞升上界。”

“现在都是传无情道君是金仙转世,这一世必会飞升,整个云梦十八洲都沸腾了,多少大宗门都挤破脑袋想拉拢他,中州府灵家,元府木家,还有琅州府玉家,都想将世家之女嫁给无情道君。”

甲板上,众修士发生艳羡的声音,灵家、木家和玉家那是多少修士仰望的千年修仙家族,竟然都向青州府横空出世的道宗弟子抛出了橄榄枝,一夜成名,一步登大体就是顾祈州这样的吧。

“你们消息太滞后了,无情道君去问道山的事情发生在三前,昨日他已经前往空山寺与隐世佛宗枯了大师论道,引发了千人围观,那简直是整个修真界的盛况啊。”一名中年修士『摸』着胡须笑道。

众人急忙围上去问道:“论道结果呢?你快,别吊人胃口。”

中年修士哈哈笑道:“那场论道精彩绝伦,不少修士听了以后都突破到了三境,结局自然是无情道君更胜一筹,枯了大师赞誉他乃是修仙界千年来第一人。可恨我身在碧水府,不能亲见。”

“听无情道君破四境之后,心头感悟,要行走云梦十八洲,寻找飞升契机,现在不少修士都跟在他身后,想蹭一蹭那虚无缥缈的仙缘。”

众人又是一阵惊叹,纷纷问着无情道君的行踪,想要参与进去。

甲板上一时之间热闹非凡。

姜娰捏着腰间的百宝囊,突然失去了看大船的兴趣。

一边李长喜见娘子无敦失落起来,笑道:“娘子,若是你的几位师兄下行走,那风头必是要盖过无情道君的,娘子莫要失落,是金子总会发光的。”

李长喜一路从青州府到了碧水府,经历过蠪侄和混沌的事件,对青雾山的剑修们佩服的五体投地,纵然那无情道君被誉为万年来最有希望飞升的第一人,也无法磨灭月璃等人对他心灵上造成的震撼。

那惊道术,怕是四境巅峰强者!

姜娰闻言眼睛亮了起来,甜甜笑道:“英雄所见略同。”

李大人哈哈笑起来,身后的青雾山美男团们也不禁莞尔,莫名觉得阿肆的认同是地下最令人畅快的事情。

“起船——”浑厚的声音响起,巨鲸海船晃动了一下,离开港口,开启前往北方海州府。

“姜娰,月道友,李大人。你们也在!”一道柔美的声音响起,只见海蓝珠带着铃铛儿等人上了甲板,看见姜娰等人,喜出望外。

“当日之事我听铁大人提过,多谢道友救命之恩,等到了海州府,还希望给我一个机会,略尽地主之谊。”海蓝珠又惊又喜,一双美目看向月璃,她重伤初愈,脸『色』苍白,更显得楚楚动人。

月璃目光悠远,并不搭话,被直接无视的重华等人似笑非笑,呵,满身桃花债,希望月璃的桃花债越多越好,最好这些女修都厚着脸皮追到月府去,如此才能缠的月璃□□无术。

他们好快乐地养着阿肆。

想到那日月璃吐血,重华和墨弃事后才隐隐觉得不太对劲,昔年他道根受损,重伤尚且未吐血,如今跟他们两人联手杀混沌还吐了一口血?

呵,这哪里是吐血,这是好心机呀,一来示弱故意『迷』『惑』他们,看他们是否出手,二来怕是想引得阿肆心疼,瞧这些,阿肆整日萌萌哒地跟在他身后,甜甜地喊大师兄,嘘寒问暖的样子,两人又气得心肝肺都疼。

“道友,你们的伤势无碍吧?”铃铛儿笑声如铃铛,关切地问道,一双眼睛在月璃、重华等人身上来回瞄呀瞄,然后定格在兰瑨身上,,她也喜欢青衣剑修,这般温润如玉的谦谦君子,简直是她梦想中道侣的模样!可是恣意洒脱的紫衣剑修也太俊美了,呜呜。真的好难选。

兰瑨见无人搭理这无极宗的人,只得微笑道:“无碍,多谢。我们师兄妹有师门任务在身,就不叨扰诸位了。”

海蓝珠隐隐失望,毫不气馁地道:“如今云梦十八洲不太平,姜娰妹妹又太,好像如今还未通感修炼,诸位都是男修,到底会有不方便的地方,不如同行,我们师姐妹也可以带着姜娰妹妹聊些闺阁女子之间的话题?”

“对呀对呀,那些衣裳首饰,各地美食,我们都可以告诉姜娰。女孩子之间有很多话题的。”铃铛儿拼命地点头。

兰瑨微微沉默,海蓝珠的没错,他们到底是男修,就算当爹当妈也不能真的面面俱到,阿肆还是需要女『性』温柔的关爱。

只是无极宗的人与他们并不熟,何况这姐妹俩明显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兰瑨微笑道:“多谢提醒,等我们到了海州府,定然会托家中姐妹前来照顾师妹。”

重华闻言“噗嗤”一声笑出声来,似笑非笑地摇着拿着珠玉镶嵌的玉扇抵林额头,兰瑨是家中独苗,哪里来的姐妹!

苍白病弱的少年冷冷瞥了海蓝珠等人一眼,不话,反正不是冲着他来的,缠着兰瑨和月璃更好。

海蓝珠姐妹闻言,险些都要哭出来了,这些青雾山英俊的剑修们也太难以靠近了,想想她们从到大走到哪里都万众瞩目,除了比不上中州府、元府那些大家族的世家之女,也是能吊打十八洲的女修的,如今这般厚着脸皮,还是被拒了!

姜娰跟李长喜在一边看热闹,时不时地交换一个心领神会的眼神,见两位漂亮的姐姐窘迫的要哭出来了,这才『摸』着肚子,笑『吟』『吟』地道:“六师兄,阿肆饿了!”

没有想到碧水府一见,原本对无情道君芳心暗许的海蓝珠居然看上了她的师兄们,还要女追男,姜娰内心很是开心,又很不开心。

师兄们都是她的,他们捡了她,养了她,她也要照顾好师兄们,少不得要伤这两位漂亮姐姐的心了。

若是日后师兄们真的有了喜欢的女修,那女修也是真心对师兄们好,那她也是乐见其成的。

五岁的姜娰很是成熟地思考着成年饶感情问题。

“那去吃饭吧,莫要饿到了我的阿肆。”重华邪肆一笑,『摸』着姜娰的脑袋。

“三师兄,再『摸』脑袋,我会长不高的。”姜娰气鼓鼓地道,整日将她的发髻『揉』散,掐她的脸蛋,她前世也是骄傲的帝姬呢,长不高会很没面子的。

墨弃冷冷飞了一个眼刀过去,月璃和兰瑨都皱了皱眉头,重华悻悻地缩回手,洒脱笑道:“莫怕,长不高,三师兄也不嫌弃,养你一辈子。”

一边的海蓝珠和铃铛儿羡慕地看着又又萌的姜娰,恼恨他们没有出生在青雾山。宗门上百个师兄竟然连人家一个师兄都比不上,要那么多的师兄有何用!不行,她们得马上传讯回去,让无极宗疯狂地招揽青雾山剑宗,没准日后还有机会

海蓝珠姐妹吃了软钉子,愈战愈勇,飞快地传讯回无极宗,告诉宗门莫要招揽什么无情道君了,那是下都睁着抢着的香饽饽,来看看青雾山的剑修们,绝对是无敌大黑马!稳赚不赔。

姜娰随着师兄们进了巨鲸海船的三楼,才惊觉,这海船无比豪华,茶楼酒肆应有尽有,还有各种清修的房间,里面都刻了聚灵阵,比平时修炼要快上一倍,当然费用也是十分昂贵。

不过因数量稀缺,不少修士还是忍痛买了时间,进去修炼。想那无情道君早就破四境,要问道五境,他们可丝毫懈怠不得。

除此以外,姜娰还看到了青州府才有的清『露』,碧水府的棱角莲子等等,帝姬快乐地『摸』出百宝囊里的灵璧,买了几筒清『露』,一份莲子,然后她吃,师兄们看着她吃。

等吃饱了,在洞府的催促下,姜娰这才一手牵着大师兄,一手牵着二师兄,哒哒哒地回自己的船舱,她有自己独立的房间,就在船尾。

一关上船舱的门,姜娰就直奔自己的房间,凝神碰了碰识海里的洞府,进入了洞府。

只见浮雕壁画里,被山海印封印的洞府激动得叫道:“姜娰,九『色』莲要发芽了,你快去给它浇浇水。”

姜娰连忙跑到泉眼处,只见五『色』泥不知为何缩了一大半,而原本的雷池青花也恹恹的,像是了一圈,唯独干瘪的九『色』莲种子变得饱满起来。

这些姜娰每都抽时间进来给种子浇水,『摸』『摸种子,陪它话,像是对待自己的宝宝一样,洞府里的时间流速是外面的十倍,青雾山数月,洞府里就是数年,种子依旧一点反应都没有,姜娰以为还要等好些年,没有想到它居然要发芽了。

姜娰赶紧捧起泉水给种子浇浇水,陪它着话,只见乌黑饱满的九『色』莲种子突然破了一点皮,一点绿意悄悄地探了出来。

“发芽啦,发芽了。”洞府激动地喊道。

姜娰瞬间觉得第一层好似发生了奇妙的变从,满洞府的花草都肆意地疯长,泉眼里的水似乎更加清澈甘甜,好似原本空旷的空间有了灵魂一样。

“阿肆,你种的九『色』莲发芽啦!”洞府激动得语无伦次,九『色』莲的种子成活率只有百分之一,需要功德金光的滋养以及地气运,这种地神品非大气运者无法种植。阿肆满身功德金光,加上跟洞府绑定,大大地提高了九『色』莲的成活率。

洞府一开始也没有指望姜娰一次就能成功,若是种子不活,修复了洞府第二层,它们还能种其他的仙花,只是日后必须要另寻神品种子才能开启第九层的修复,那又要等上无数年,等各种机缘。

阿肆如今最缺的就是时间,她是凡人,她必须要在短短数十年内修复到洞府第四层,才能真正成为洞府的主人,掌握洞府的强大力量,才有漫长的时间继续修复。

如今没有浪费一块五『色』泥,直接将最难种植的九『色』莲种活了,而且是这么短的时间,洞府如何不激动。

“刚发芽的九『色』莲是六品,等它茁壮成长就会晋级为七品,开花为八品,结果为九品。你如今可以种植六品的仙花了,成活率百分之九十九。”日后等九『色』莲晋级,阿肆就能种活七品、八品乃至九品的仙花神草。

姜娰目瞪口呆,感觉自己什么都没干呀。她就每『摸』着种子的脑袋,每浇水,陪它话。原来种植仙花灵草这么简单!

“那它要怎样才能快快长大。”姜娰看着粘在五『色』泥上面的种子,以及种子上面的一点绿意。

“每陪它话,给它浇水,让它知道有人在期待它长大,然后尽快找到凤凰木和星陨石,修复洞府第二层,洞府第二层会得到更多的五『色』泥和种子,也不知道前主人留在第二层的鲜花灵草和灵果们还剩下多少。”洞府无比怀念地道。

第二层都是仙品的花草果树,如今世间难寻的星陨石、凤凰木等等材料在以前的洞府里遍地都是,前主人都是随手种植,随手砍伐,只是它在时间黄沙里沉睡了太久,洞府也毁掉了太久,不知道还保留了多少东西。

“洞府,你的前主人是什么样子的?”姜娰『摸』了『摸种子,然后哒哒哒地跑到浮雕壁画前,伸手『摸』了『摸』伤感的府灵。

“他是地间最潇洒最俊朗最『迷』饶存在,那个时代,无数女修为他疯狂。”洞府在姜娰的手里蹭了蹭,欢快地道,“如今你也算是他的亲传弟子了,要好好加油,努力修复到第四层,继承他的衣钵!”

姜娰弯眼,重重地点头:“那我们一起加油吧。”

九『色』莲发芽,姜娰每待在洞府里的时间就久零,闲来无事的时候,还打理着洞府里第一层的极品花草。

这些花草都是五品,洞府不大瞧得上眼,但是姜娰很是稀罕,每给花草们翻翻土地,浇浇水,然后分枝再种植,不到一个月,原本不大的洞府第一层几乎沦为了花的海洋,就连凉亭上面都爬满了鲜花,只有泉眼里因为有雷池青花和九『色』莲的存在,地盘没有被侵占。

除此以外,姜娰开始有意收集一些洞府里没有的鲜花种子,打算等开启邻二层,要好好规划一下种植大业!

从碧水府到海州府要航行3个月。

一个月之后,巨鲸海船上的修士们基本都熟悉了起来,为了缓解行船的枯燥,巨鲸海船的船长举办了为时七的交易会。

“巨鲸海船的航线资金由海州府的无极宗负责,法阵则由器宗负责,可以这两大宗门掌握了整个海州府的财富。”李长喜一听有修士交易会,立刻喜滋滋地过来找姜娰,带娘子去玩耍。

“所以这海船半个是海蓝珠家的?”姜娰闻言不禁挑起细细的眉尖,话本子里顾祈州本身就有各种奇遇,十分有钱,身边围绕的女修都是云梦十八洲身份地位最出『色』的,海蓝珠都排不进前三,姜娰只知道无极宗,不知无极宗如此有钱。

“可以这么,不过无极宗只占三分之一,器宗占三分之二左右,那法阵才是海船的核心!不过那位海蓝珠姐对你大师兄十分的钦慕,我看见她日日在甲板上等你大师兄!还有铃铛儿不是堵兰瑨,就是堵重大人!

娘子,肥水不流外人田,这个道理你懂吧。”李长喜苦口婆心地道,觉得自己怕是脑袋坏了,跟五岁的姜娰这个做什么。

她还要十年才能长大!不过得防备着点,如今才刚出青州府,就遇到了无极宗的千金来纠缠,等月大人、兰大人前往繁华的中州府、元府和琅州府,那还不知道会被多少女修惦记上。

这样极品的师兄们,怎么也得让娘子先挑!日后也能写个传流千古的话本子,名字他都想好了,叫我的师兄是未来仙君。

姜娰“噗嗤”一声笑出来,道:“师兄们常年清修,并不爱理会这些事情,李大人,这交易会上都有哪些东西,我可以用花草交换吗?”

“交易会上东西种类繁多,都是修士拿自己不需要的东西交换想要的东西。娘子可以用极品花草交换,也可以拿灵璧交换。”

他算是看出来了,青雾山那破的要死的主殿都是忽悠外饶,这些剑修们十分的有钱,姜家娘子日日都被几位师兄争着养着,铁定不差钱,最穷的还是他!

“好,那我们找师兄们一起去看看吧。”姜娰准备将洞府第一层里的极品花草挖出来卖一些,反正这些都是五品的,不是六品,师兄们要是问起,就她在青雾山随便挖的。

姜娰打定主意,敲了敲师兄们的船舱门,发现二师兄不在,三师兄不在,六师兄更不在,只有大师兄在。

“大师兄,你在吗?”

月璃睁开眼睛,乌黑狭长的眼眸闪过一道淡淡的金『色』光芒。

姜娰愣了一下,大师兄的眼睛难不成是金『色』的?她好几次都看到镰淡的金光,像是细碎的阳光落到了眼睛里,他本就生的好看,鼻梁高挺,眉如峰峦,周身都透着似有若无的疏离感,好似仙人般不可捉『摸』,更不可亲近。

“阿肆?”月璃起身站起来,没有用本音,声音依旧好听如清泉流淌,却少了一丝独有的空灵韵味。

姜娰已经知道他的声音是功法幻从出来的,大师兄那种道术,还是莫要话的好。虽然她很爱听大师兄的本音,但是怕听多了上头。

“李大人有修士的交易会,阿肆想去卖花草。”姜娰伸手拉着他月『色』的衣袍,笑『吟』『吟』地道。

月璃幽深狭长的眼眸微眯起,见李长喜在门口探头探脑,就知道是他的主意,船上日子枯燥,好不容易有了消遣,难怪李长喜按捺不住。也罢,带阿肆去见识一下,看个热闹。

月璃点头。

姜娰欢呼一声,连忙拽着他的衣袖,朝着李长喜眨了眨眼睛,然后欢欢喜喜地去修士交易会。

修士的交易会在巨鲸海船的三楼,器宗的人临时将茶楼清理出来,作为交易场所。

姜娰等冉的时候,就见三楼十分热闹,不少修士已经摆起霖摊,卖着各类东西。

李长喜找了一个空地,姜娰正要从百宝囊里取出之前挖的花草,就听洞府“咦”了一声,激动地喊道:“姜娰,我感应到了凤凰木的气息。”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