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8章 nbsp; 那个红衣修士,听从指挥……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姜娰惊叹地看着那一瓶万年玉髓灵『液』, 这么大的一块极品的玉髓居然要生长万年才能滴出灵『液』?

“我能喝咩?”

“自然,这灵『液』十分的温和,只是灵气过于浓郁, 阿肆要兑水才能喝。”兰瑨『摸』着她的脑袋, 微笑地将一瓶灵『液』塞进她的百宝囊里。

得到一瓶万年玉髓灵『液』的姜娰『露』出甜甜的笑容, 识海里, 得到顶级修复材料的洞府幸福得要昏眩过去, 嗷, 六师兄赛高!比心。

“这两块原石是?”兰瑨目光看向另外两块原矿石,用手上的青芒剑继续心翼翼地切割着原石。

青芒剑才切割了一块, 只见耀眼的紫光流泻出来,映衬着屋子里都是华丽的紫光, 等兰瑨将两块原始都切割出来, 师兄妹三人看着一半紫光一半蓝光的船舱屋, 沉默了。

“阿肆,还真是修仙界锦鲤呢, 随便换回来的原石里都是极品的玉髓。”兰瑨笑如春风,“紫炎玉可以中和所有灵花灵草的属『性』,是炼丹的极品辅助材料,蓝水玉可以放入泉眼里,百年千年以后,那汪泉眼会成为灵泉。”

一向清冷的月璃也微微勾了勾唇, 阿肆确实气运不错。

姜娰瞪圆了眼睛, 欣喜地伸手『摸』了『摸』两块玉髓, 仰起脑袋看向月璃和兰瑨:“阿肆可以要一块吗?只要一块收藏,余下的都给师兄们。”

兰瑨和月璃对视一眼,眼底皆是笑意。

“我们不是医修, 要这些无用,这些都是阿肆的。只是你四师兄是医修,怕是会眼馋你的紫炎玉,日后你莫要被他哄骗了去。”兰瑨笑着从储物手镯里取出两个寒冰玉盒,将两大块玉髓都装进玉盒里,然后递给姜娰。

姜娰欢喜地将玉盒塞进百宝囊里,识海里,洞府已经激动地转圈圈了:“阿肆,紫炎玉可以取出各种灵花灵草里相冲的『药』『性』。以后吃各种丹『药』丸子都不怕属『性』相克。

蓝水玉可以放进泉眼里,会加速九『色』莲的生长,还能温养洞府的第一层。

等会你偷偷进一趟洞府,将凤凰木的盒子埋在土里,凤凰木遇土就会恢复原形。”

姜娰内心的人儿已经在拼命地点头了。

“兰大人,月大人,你们在吗?器宗的人想来结识一番。”李长喜在船舱外敲着门,听声音已经恢复了几分力气,甚至带着一丝的兴奋。

月璃目光疏离,并不理会,兰瑨打开船舱的门,让李长喜进来。

“刚才娘子拿出了十株的延龄草,惊动了器宗的人,对方想问问娘子还有没有延龄草,想重金购买,并且跟几位大人交个朋友。”李长喜一脸的喜气,器宗的人为了拉拢他,还给他塞了一大袋子的灵璧呢。

当然,他是个正直不阿的人,岂会为了一袋子的上品灵璧弯腰,他是为了青雾山诸位大饶前程来的。

结识了海州府第一大宗门,日后他们在北方也算是有了人脉关系,对于剑宗日后的宗门遴选十分的有利啊。

这北方州府都是豪绅一流,没有人脉压根就走不动路。

“延龄草?”兰瑨看向师妹,是炼制延龄益寿丹的主『药』?难怪会惊动了器宗的人。

姜娰正美滋滋地数着自己得到的避水珠等东西,闻言抬头,甜甜地道,“什么延龄草,就是路边挖的白花嘛,我随手挖的,也不知道还有没樱”

李长喜:“???”

娘子这样的运气,他也想有!挖个几回就一夜暴富了!

兰瑨见她『迷』糊可爱,不禁失笑,看向李长喜,淡淡道:“麻烦李大人告诉器宗的人,延龄草尽数被人买走了,我们不过是青州府不知名的宗门,无意攀附北方大宗门。”

李长喜大惊,兰大人连器宗的人都懒得结识?难道几位大人只瞧得上中州府那些修仙豪门世家?

“好,我知道了,只是今日娘子卖了好些的极品花草,已经在巨鲸海船上传开了,这几日娘子最好低调一些,莫要去甲板上玩耍,以免被人盯上。”

兰瑨点头。李长喜自去器宗那边,将兰瑨的话语稍稍润『色』了一番,器宗的人见对方没有了延龄草,很是惋惜了一番,也并未真的将的剑宗放在眼里,只当他们运气好真的是在路边随手挖的,于是想方设法去找买延龄草的修士去了。

不过巨鲸海船上有一大一两只土包子肥羊的事情很快就传开了,没赶上的修士痛心疾首,日日去修士交易大会守着,然而守了个寂寞。

姜娰等到晚上睡觉前,才有时间进入洞府。

一进来,洞府就哇哇叫起来。

帝姬不慌不忙地取出装有龙芽米的黑『色』盒子,取出里面的龙芽米,然后将木盒子埋进土里。

那黑『色』盒子一遇土,瞬间就化为了一截泛紫的木头。

“洞府,这一截够了吗?”

“够够够,这可是凤凰木的根部制成的盒子,可以种植的,姜娰,你切下二分之一,余下的都埋进土里,等它发芽,我们把凤凰木移植到洞府第二层去。”

“好嘞。”姜娰取出自己刚得到的碧玉匕首,将泛紫的凤凰木切下一半,那木头切下一半之后,迅速就恢复了原样。

姜娰将凤凰木埋进土里,『摸』了『摸』它的脑袋,然后去取了清泉,给它浇了浇水,然将冰寒玉盒里的蓝水玉取了出来,放进第一层的泉眼里,只见清澈的泉水很快就泛着一丝淡淡的冰蓝『色』。

水里灵气弥漫,九『色』莲和雷池青花都欢快地摇晃着脑袋。

洞府咬着手手,欢喜得险些流泪,第一层总算是像点样子了,不再是它醒过来时荒芜破败的模样。

“这龙芽米我们种在第二层吧,反正现在也不需要喂大龙吃。”姜娰将晶莹剔透的龙芽米放进玉盒里保存起来。

“好好好,阿肆的都对。这龙芽米你也可以吃,『奶』香『奶』香的。”

“嗯,那修复邻二层再种植吧。”姜娰弯眼笑道,“我出去睡觉啦,不能让师兄们发现。”

姜娰『摸』了『摸洞府,然后欢快地出去睡觉,她要长个子,要变得美美美,不能熬夜。

*

姜娰夜里睡得香甜时,突然感受到巨鲸海船一震,随即是各种混『乱』嘈杂的声音。

“有巨兽攻击海船,开启法阵!”

“所有凡冉地下室避难,修士到甲板集合,不要私自御剑出海。”

“不要御剑出海!听从指挥!那个红衣修士,听从指挥!”

姜娰『揉』着眼睛,然后就见月光不知何时从船舱的窗户里照『射』进来,一睁开眼就看到了大师兄一张完美到极致的俊脸。

“大师兄,发生什么事情了?”

月璃俯身将睡眼朦胧的师妹抱起来,见她穿着单薄的纱裙,柔弱纤细,还光着脚,取出一件披风将她裹起来,淡淡地道:“遇到了海上的凶兽,阿肆莫怕。”

姜娰点零头,这一下睡意全醒了,乖巧地搂住大师兄的脖子,然后出了船舱。

甲板上一片混『乱』,器宗的人正在紧急地开启法阵,不少修士都御剑站在船舷边,看着巨浪滔的云梦海。

姜娰一眼就看到了迎风而立的青衣剑修,以及与黑暗融为一体的二师兄。

一个巨浪打过来,巨鲸海船震了三震,海水冲上甲板,劈头盖脸地将修士们打成了落汤鸡,修为不够的还直接跌到了甲板上,惹来一片叫骂声。

身怀避水珠,躲在月璃怀里的姜娰懵懂可爱地眨了眨眼睛。

“法阵开启!所有的修士回来。”器宗负责法阵的负责人黑着脸吼道,将还在外面滥修士们一个个吼回来,“那个红衣修士,的就是你,踏浪好玩吗?快回来!”

“三师兄?”姜娰诧异地发现被点名骂的正是自己的三师兄,顿时脸都烫了起来。

只见重华冷着脸踩着莲花座回来,其他修士也纷纷夺回巨鲸海船的法阵范围内,生怕晚了,法阵开启,他们要被关在外面了。

只见巨鲸海船瞬间就撑起了一个巨大的透明防护罩,将滔巨浪尽数挡在外面。

“老三,什么情况?”兰瑨和墨弃都回来,问道。

重华俊美邪肆的面容没有一丝笑意,眼底都是寒霜,怕吓到了姜娰,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低沉道:“是烛九阴。这船的法阵撑不到一刻钟。”

话音未落,只见一条赤红『色』的蛇尾从滔巨浪中破空袭来,重重地抽在了巨鲸海船身上,海船晃了三晃,修士们发出惊慌的叫声。

“凶兽,有海底凶兽!是海蛇。”有眼尖的修士失声叫道。

器宗法阵负责人张海连忙继续黑着脸吼道:“不要惊慌,我们器宗的法阵能抵挡五级的海底凶兽,大家有序排队,不要发生踩踏事件。一旦情况危急,大家就将灵力输送进船舷的法阵槽口,一同抵御凶兽。”

张海的话还没完,赤红『色』的蛇尾又抽在了海船上,险些将海船掀翻。

姜娰都险些被晃晕,连忙紧紧地搂住了大师兄的脖子,弱弱地问道:“烛九阴是不是大龙?我们碰到大龙了。”

烛九阴乃是上古四龙之一,阴冷凶残,战斗力爆表,又岂是海蛇可以比拟的。

月璃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淡淡道:“莫怕。”

“云梦海不可能会出现烛九阴,三师兄,你是怎么招惹到它的?”兰瑨见姜娰吓得脸都白了,顿时皱眉问道。

云梦十八洲的灵气又岂能孕育出烛九阴,烛九阴传言早就随着诸神一起陨落了。

墨弃冷冷地看过来,道:“他发现了兰芝玉树的气息,撕裂空间去找,找了一一夜,把烛九阴找到了。”

重华俊美邪肆的面容一垮,咬牙切齿地道:“老二,我们可是一起撕裂空间给师妹找兰芝玉树的。

谁能想到这云梦海底是个筛子,空间破碎,连接着好几方世界,我正巧撞到了烛九阴栖息的空间,这狗东西守着一株兰芝玉树,也不知道在世界里龟缩了多少年。”

兰瑨等人无语。姜娰愣了一下,所以二师兄和三师兄消失了一一夜,就是为了给她找兰芝玉树吗?

识海里,洞府失声叫道:“兰,兰芝玉树?。此树上寄生了无数的兰芝和神草,熙熙攘攘一片,难怪引得烛九阴驻足。”

被浇成落汤鸡的李长喜好不容易烘干了一身衣服,从一群修士人堆里挤过去,听到重华的话,险些昏眩了过去。

,烛,烛九阴?撕裂空间?不不不,他什么都没听到。

李大人怂成一团,他不听,他不听,王八念经。

“凶兽不攻击了?”修士们见那赤红『色』的蛇尾不再攻击海船,顿时一喜,一头雾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器宗的人也松了一口气,擦了擦额头的冷汗。这海底凶兽凶猛,竟然前所未见,要是再抽打几下,法阵就要被抽散了。

“亮了,亮了,海兽离开了。”有修士欢喜地叫道,只见原本还是月夜,瞬间就变成了白昼。

兰瑨等人脸『色』骤变,不约而同地道:“它睁眼了。”

传言烛九阴视为昼,瞑为夜,吹为冬,呼为夏,息为风。烛九阴的强大,可吞日月。

“烛九阴把我们拖到它栖息的世界里了。”月璃看向虚空,声音冷淡疏离。

姜娰感觉巨鲸海船在不断地下沉,下沉,似乎沉进了一个未知的世界里。

这一下满船的修士都感觉不对劲了。张海脸『色』骤变,大声喊道:“大家戒备,不可擅自行动,不可离开甲板,我们怕是遇到大麻烦了。”

此艘巨鲸海船是从海州府发往碧水府,返航回去的,因琅嬛秘境开启的事情闹的轰轰烈烈,无数南荒修士都坐船前往北方州府,于是这艘船满满承载了900人,除去200凡人,修士大约在700人左右。

想到这700饶助力,器宗的人又隐隐生出一丝希望来。

修士们到底是见过大风大滥,知道在云梦海上一旦遇到危险,必须齐心协力才能存活下来,于是快速地听从张海的指挥,每十人一队,分别站到巨鲸海船的七七十九个法阵的槽口。

这些槽口分布在甲板以及船底的各个位置。甲板上瞬间就少了一大半人,变得没有那么拥挤了。

“张师兄,这几位是青州府剑宗的人,由他们镇守法阵的四大主位最是妥当。”海蓝珠和铃铛儿带着巨鲸海船的负责人张海过来,看见月璃和姜娰等人,面『色』一喜。

张海是经验老到的法阵维护人,随着巨鲸海船往返各州府几十年,十分的精明老辣,原本以为海蓝珠会介绍无涯榜上的出『色』修士,结果一看是几位长得俊美得可以组成修士团的年轻人,顿时愣了一下。

好俊的修士,只不过太年轻了,其中一人居然还抱着粉嫩可爱的娘子,这组合怎么感觉有些熟悉?

“张大人,是我,李长喜,这法阵能撑得住吗?”李长喜举手,挤出僵硬的笑容,那凶兽是,烛,烛九阴啊,出来,这船修士会活生生吓死的吧。

“李大人。”张海认出他来,这才意识到月璃和姜娰等人就是白里传的沸沸扬扬的被宰的肥羊,顿时大失所望,连延龄草都认不出来,被人随便忽悠了一下就贱卖了,这样没有眼力劲和江湖经验的修士,能成什么气候,不过是炮灰罢了。

“李大人放心,我们器宗的法阵最特殊的地方在于不仅可以用灵璧运行,还能结合修士的灵气一起抵御,我带船几十年,从未失手过。等会诸位就和海蓝珠姐一起守住这方主位,就可以了。拜托了。”张海虽然内心忍不住失望,依旧十分圆滑世故,带着兰瑨等冉了甲板的主位之一。

寻思着就算这些俊俏的修士不管用,无极宗的人也能顶上一阵子。

“好,张师兄,有月璃道友等人在,我们一定会化险为夷的。”海蓝珠见自己被分到了月璃一组,顿时十分欢喜,从发髻上取下一支碧玉钗,化为手中剑。

张海径自安排了任务,与海蓝珠自自话,兰瑨等人都没有理会,只是脸『色』凝重地看着头顶上越来越远的云梦十八洲,直到海船闷声震了一下,彻底地沉进了烛九阴的世界里。

只见巨鲸海船犹如一个巨大的气泡沉进了海底世界,海船外是空旷寂寥的巨大空间,无日月星辰,无春夏秋冬。

姜娰手捂住眼睛,从手指的细缝里往外看去,然后猛然瞪大了眼睛。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