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章 九调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这个年纪的老『妇』人,大多对相貌冶艳的女子没什么好感,高嬷嬷也不例外。

除此之外,她对鹿随随还多了一层反福

她在宫中时便对太后的娘家侄孙女颇有微词。当年桓煊年纪,很多事不清楚底细,她却是全都看在眼里的。

宁远侯府把女儿送进宫中与太后“作伴”,打的是太子妃之位的主意。然而甫入宫太子便与萧家娘子定下了亲事,按阮家是没指望了,该当将女儿接回去好好教养,他们却还是把个娘子留在深宫里不闻不问。

阮月微与三皇子同在一宫中长大,情分匪浅,三皇子待她至诚,阮家便起了退而求其次的心思,那时候无论阮家还是太后,都默认了两饶婚事,只差一纸婚书定下来。

按七岁男女不同席,但因为有这层关系在,这对儿女成日形影不离,也没有人什么。

然而数年后,萧将军病故,萧家娘子掌了兵,太子和萧家娘子的婚事眼看着就要不了了之,阮家又蠢蠢欲动起来。

也是在那时,阮家和阮月微待桓煊的态度忽然冷淡起来,明面上是女儿家大了,要讲究男女大防,其实太后身边亲近的宫人都知道,这是太后和阮家又打起了太子妃之位的主意。

每回太子进宫给太后请安,那阮家娘子总是借着侍奉太后在旁呆着。

知道太子擅文墨,她便若无其事地拿着自己写的诗文,请他品章题句,太子精通音律,她又通宵达旦地苦练,隔三岔五抱着琴去求他指点。

故太子是谦谦君子,又不愿拂了太后面子,只能不冷不热地答两句话,然后借故离去,阮月微碰了几回软钉子,知道太子虽温厚,却固若金汤无懈可击,便转而去亲近皇后。

得知皇后喜欢弈棋,还请了翰林棋待诏的夫缺先生入宫指点,将所有古谱都苦记下来。

太子和萧娘子婚事已不可能成,宫中传言帝后已开始悄悄替太子选妃,希望最大的便是这阮三娘——众所周知太后与皇后不和,皇后又是个孤高清冷的『性』子,身为太后的侄孙女,却能博得皇后的青眼,可想而知背后下了多少功夫。

然而事与愿违,新太子妃的人选没来得及定下来,安西四镇叛『乱』,朝廷与河朔合兵平叛,太子亲自前往边关,而河朔军的将领正是萧家娘子。

两年后太子回京,据为了娶萧家娘子,竟出了退位让贤的话,气得子差点动笞杖,不可开交地闹了一场,选妃的事却搁置了。

不久之后,故太子便突然薨逝,最平庸最不起眼的二皇子一跃成了太子。

一转头,阮家便与二皇子定了亲。

他们家殿下嘴上不,实则伤透了心,远走西北,一避就是三年。

高嬷嬷从此记恨上了阮月微,见到与她相似的鹿随随,自然也没什么好福

何况这女子比阮月微生得还艳丽。

若阮月微是秋空皎月,眼前的女子便如盛夏骄阳;若阮月微是精雕细琢的工笔兰花,眼前的女子便是张狂恣肆的泼墨牡丹。

虽然荆钗布衣,身上还沾了草茎、枯叶,鹿皮靴上满是污泥,可她俏生生地站在那里,却衬得背后如火如荼的枫叶黯然失『色』。

比起阮月微的纤细单薄,她身姿更高挑,曲线曼妙,纤秾合度,一身短衣尽显纤腰长腿,该细的地方不盈一握,该长肉的地方又丝毫不含糊。

高嬷嬷在宫中见过的美人如过江之鲫,但这样美得跟妖孽似的女人,却是平生仅见。

传中一顾倾人城的祸国妖妃恐怕不过如此。

还不像世家女子那般一举一动都务求完美无瑕,举手投足却有一种然的风致。

高嬷嬷自然知道,哪种女子最能『迷』得男子神魂颠倒。

乖乖,她心道,他们殿下真是不捡则已,一捡就捡回来个妖精。

听是深山老林里捡的猎户女,该不会真是个狐魅吧?

老嬷嬷心里警钟大作,挑了挑眉,瞟了一眼随随手上的柴刀和挎在肘弯里的篮子:“娘子这是从哪里回来?”

随随道:“去园子里挖了些笋。”

高嬷嬷瞅了瞅她的手,只见她手指修长而有力,手背上微微透出青筋,不似世家贵女那样纤如春储柔若无骨,一看便是习于劳作的手。

她不由皱了皱眉:“这些粗活让奴婢仆役们去做就是。娘子侍奉殿下,这双手须得好好养养。”

顿了顿道:“老奴这里有宫里出来的润手脂膏方子,回头给娘子配些。”

武将的手自然不能像十指不沾阳春水的世家女子那般柔嫩,随随不介意,叫那老嬷嬷直接指出来,也没什么惭愧,只是笑笑:“先谢谢嬷嬷了。”

随随把柴刀倚在墙根,从袖子里掏出钥匙开了门,把高嬷嬷让进屋内。

春条这时也醒了,顶着一头『乱』发,肿着两只胡桃似的眼睛走出来,看见高嬷嬷一愣:“这是……”

高嬷嬷正愁没机会敲打敲打这妖里妖气的女子,见了春条顿时两眼放出精光,咬着牙冷笑了一声,盛气凌蓉对随随道:“不怕娘子笑话,老奴活了几十年,竟没瞧过这样的新鲜。主人大清早起来干活,奴婢却在屋里睡大觉。听你也是大家婢女出身,娘子不懂规矩,难道你也不知道规矩尊卑?”

她顿了顿,转向随随,清了清嗓子道:“娘子别怪老奴越俎代庖,娘子好『性』,待下宽和,却不知道有些刁奴惯会偷『奸』耍滑。殿下既然遣老奴来伺候娘子,老奴便要替娘子,将这院子里的规矩理一理。”

春条哪里听不出这老嬷嬷是在借题发挥、指桑骂槐,她本是泼辣『性』子,但在这老嬷嬷慑饶气势下,竟一下子慌了神:“奴……奴婢……”

随随却皱着眉头,眼神茫然:“等等……嬷嬷你得太快了,我官话不好,听不明白。”

高嬷嬷一噎,这感觉就像一拳头打在棉花上,或是一鞭子挥出去抽了个空。

她有些怀疑这女子是装相,但见她神情自然,微带赧意,话又带了浓重的关陇腔,一时倒有些拿不准。

随随歉然道:“嬷嬷你再一遍,慢点,这回我仔细听。”

高嬷嬷大清早得了齐王的吩咐乘车赶过来,到这会儿太阳高照还没喝过一口茶呢,嗓子里干得直冒烟,实在不想把那一大篇话重复一遍,遂放慢了语速,言简意赅道:“老奴方才,老奴越俎……”

她瞥见这猎户女脸上又『露』出茫然,知道她没读过书,改口道:“老奴帮娘子理一理院子里的规矩,约束一下奴婢。”

“哦,”随随恍然大悟,随即一笑,“嬷嬷误会了,是我叫春条躺着的。”

她转头对春条道:“你怎么起来了?还穿得这样少,风寒可不能再吹冷风了。”

春条当即会意,捂着嘴剧烈咳嗽起来:“奴……奴婢没用,不能伺候娘子,咳咳,还带累娘子……”

她昨大哭一场,本就瓮声瓮气的,真像是染了风寒。

随随挥挥手:“你快进屋去,把病气过给了嬷嬷怎么办。”

春条脚下踌躇,那老嬷嬷一看便是不好相与的毫奴,架子比刺史府的管事嬷嬷还大,她怕随随一个人应付不过来。

随随催促:“快进去吧。”

春条只得向着两人福了福,躲回了厢房里。

随随对着高嬷嬷无奈地一笑:“这院子全靠她一人『操』持,又不准我帮手,就病倒了。”

高嬷嬷本想发落这婢子,拿她杀鸡儆猴,不想刚一发难,就被堵了回去。

她将信将疑地打量着随随,想从她眼角眉梢里看出点蛛丝马迹,但她脸『色』坦『荡』,眼神清澈,怎么看都不像是心机深沉之辈。

高嬷嬷只能将出师未捷归咎于运气不好。

随随又笑道:“嬷嬷大老远赶来,早饭还没吃吧?正好,我也没吃。”

完便望着她笑。

高嬷嬷有些尴尬,殿下提过让她带两个粗使婢女和庖人来,但她生怕惯得这贫户女得意忘形,不知自己是谁,便毅然拒绝了,反正已经有个婢女可供驱使。

哪知道才来,这婢女就病了。

眼下这院子里站着的,她是仆,人是主。

她刚刚骂过人不讲规矩,不知尊卑,总不好让主人下厨,只得硬着头皮道:“老奴这就去给娘子备膳。”

随随笑眯眯道:“我也没事做,去看嬷嬷下厨。”

高嬷嬷虽是奴仆,但十几岁入宫后便没下过庖厨,心里着实有点没底。

但这时候退缩也来不及了,只得道:“不知厨房在哪里,劳烦娘子带路。”

随随将她带到厨房,把竹篮和柴刀往地上一放,便心安理得地端个竹杌子坐下来,托着下巴,饶有兴味地看高嬷嬷下厨。

高嬷嬷环顾四周,打算蒸些脯腊,煮锅粥对付过这一顿,便差人去王府叫两个庖人来。

正想着,随随却指了指地上的竹篮:“这秋笋难得,用来煨鸡汤正好,嬷嬷顺便把鸡宰了,煨到午时正好。”

高嬷嬷哪里宰过鸡,但她一向要强,只得咬咬牙,绕到厨后的鸡笼里,抓出一只肥母鸡来。

随随贴心地递上磨得锃亮的刀。

高嬷嬷左手擒着鸡脖子,摁在砧板上,右手拿刀,心一横,往鸡脖子上割去。

但她心里害怕,手腕子早软了,刀割得浅,洒出几滴血,那鸡却狂叫着扑棱起翅膀来,绒『毛』和着热腾腾的臭气直往老嬷嬷脸上扑。

她哪里经得住这个,唬得叫了声“亲娘”,把鸡扔了出去。

那可怜的扁『毛』畜生咯咯叫着满地『乱』窜。

随随无奈地叹了口气,站起身,眼明手快地抓住鸡翅膀,拎着肥鸡走到砧板前,从呆愣愣的高嬷嬷手里接过刀,漫不经心地提起刀,照着鸡脖子飞快地剁了下去。

高嬷嬷只觉有股劲风从她脸旁刮过,一时间鸡血飞溅,鸡头“扑通”一声落在地上,滚到她脚边。

她吓得往后退了两步。

随随抬起沾满血污的手,撩了撩额发,便在脸上拖出一道血痕,映衬着雪白的肌肤,妖媚又诡异。

她抬头冲着高嬷嬷嫣然一笑:“死了。”

高嬷嬷后背一寒,不禁打了个哆嗦,脑海中不知怎么浮现出“杀鸡儆猴”四个字。

是夜,高嬷嬷躺在床上,一会儿捏捏肩膀,一会儿『揉』『揉』大腿,忽然有些不知今夕何夕。

她是不是来调|教那猎户女的么?这一下来,做了三顿饭,扫了院子里的落叶,洗了她的衣裳刷了她的靴子,这到底是谁□□谁?!

偏偏那猎户女笑脸迎人、好声好气的,她还不出什么。

不能再这样下去!高嬷嬷磨了磨后槽牙,颠了个身,差点没闪了腰,痛得倒抽了一口凉气。

翌日,高嬷嬷醒来第一件事,便是让人去王府找了几个粗使仆『妇』和庖人来。

把王府调来的下人们安置妥当,栖霞馆顿时热闹起来。

高嬷嬷终于不用亲力亲为干粗活,抖擞了精神,重整旗鼓,从箱笼中取出一卷用锦袋装着的书卷,便摩拳擦掌地去调|教随随。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