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章 第四章丑小孩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林青痕伸手『揉』了『揉』眼睛,他仍记得自己刚刚做的那个有点奇怪的梦,但屏幕已经消失了,又看到自己身边的人,他的注意力便很快转移了。

他正躺在床上,床前坐了一个女人,刚刚开口的就是她。

这女人年纪像是中年样子,生的有些矮,长发随意束起,『插』了几朵红『色花当做装饰,她手里拿了一根长烟杆,几只蜂晶蝶绕着她飞。

光论脸,她并不算长得很好看,只是狭长又有些泛红的眼尾有一丝不出来的风情,连脸上那点皱纹都显出一种特殊的韵味来,是个气质型的美人。

她姓余,在林家庞大的种植园里面管理最外头的圆环部分,名叫余音音。

看这管辖范围好像地位不是很高,她实力也平平,仅是玄阶一星,但据她当年来园子里是林家的一位供奉请进来的,管理整个种植园的大园主也对她客气有加,来头有些神秘。

不过来了林家二十多年了,她都深居简出,从不出风头,话也很少,为人冷漠,除了种植园这一块儿哪里也不去,也看不出什么特别来,林家其他人也没有再多关注她了。

平时在外林青痕也像别人一样,叫她余园主,现在一看四下无人,他就换了种称呼。

“师父,”林青痕唤她,语气软了许多,“我睡了这么久吗?”

他感觉就过去十来分钟而已啊。

余音音不话,让他看外头,果然,『色』都已经擦黑了。

“啊……”

林青痕从床上坐起来,他的第一反应就是遗憾。

“我的虾粥肯定烧干了。”

余音音看他一眼,似乎是觉得这时候还惦记着吃真是脑回路清奇,神『色』有些无奈,回了一句:“既然没事,醒了就早点回去吧。”

虽然林青痕叫着她师父,但是现在看余音音的态度,两个人好像关系不怎么样。

但林青痕知道她就是这样的个『性』,早就习惯了,语气仍软着,了一句谢谢师父。

这两个人之所以认识,还得追溯到时候。

因为林青痕住着的院子是最偏僻破旧的一座,就在种植园边上,他时候被人欺负无力还手,就逮住机会往这里跑。

种植园不能动用战斗系灵力的规矩摆在那里,而且这里许多作物都生的巨大,地形复杂,岔路也多,林青痕找个位置心翼翼藏起来,便没有人发现他。

除了管理这里的余音音。

林青痕那时候瘦,他在树洞里蜷缩成一个球,紧张的透过一丝缝隙往外面看,追着他的一群大孩子很快就过来了,他看到那些人问着余音音有没有看见人。

这女人『性』格冷冷淡淡,面无表情的时候看着比那些欺负他的孩子们看着还要凶上好多。

林青痕知道她看到自己了,女饶眼睛转了过来,透过缝隙,和林青痕的眼睛对视上了。

然后凶巴巴的余音音就在林青痕紧张的视线里给那群孩子指了个错误的方向。

站在林青痕的角度上,这是他穿越到这里以来头一回感受到好意,他彼时在心里双手合十默默道谢心想漂亮姐姐真是大好人谢谢姐姐。

对于余音音来,她彼时随手一帮,没有多想,欺负饶孩子走了,她看到树洞里的丑孩朝着她『露』出一个感激的微笑,皱了皱眉,转身便走了。

这原不足以让余音音多看他一眼,这件事她也不会放在心上。林家那群人她全都不在意,自然也包括这个孩子。

直到几个月后,种植园里最中心的灵源供给有些意外波动,余音音养着的蜂晶蝶受到些影响。

这蝶就是她的髓,余音音属于驭兽类的灵师,她养着的遍布种植园的五百只蝶是林家种植园的重要组成部分,经过它们消化过的灵力散在土壤里非常有利于灵植的生长。

余音音就是靠这一手她坐这个位置才稳稳当当,虽然只管着外围,但是园子里也无人敢得罪她。

因为那日的的灵力波动很大,余音音和受伤走失的蜂晶蝶之间的联系被切断了,每一只蝶都很重要,整个园子的人帮着她找了一,还是落了一只不见了。

余音音本想放弃。但第二一早,她在自己房门前看到林青痕那个丑孩坐在那里台阶上。

彼时他才六岁多,听见声响就转过头来看她,咧开嘴『露』出一个笑来。

林青痕那时还没有戴面具,余音音看到他脸上的胎记,几乎遍布全脸,青『色』的,有些地方青到发紫,整个人又瘦又,穿着旧衣服,还有些脏兮兮的,确实是个不折不扣的丑孩。

长着这样的脸,即使『露』出笑来,这画面也不算讨人喜欢。

但那双眼睛却又大又亮,眼眸黑溜溜的,他见了余音音,便心翼翼地把双手展开,给她看里面的东西。

那是别人没找到的最后一只蜂晶蝶,他找了一晚上,总算找到了。

“还给你,谢谢您之前帮我,”她听见林青痕声道,“看,还活着呢。”

那蝶抖了抖翅膀,从孩的手掌心飞到了余音音的指尖上。

她的内心好像也随之『荡』了一下,发生了一点微的改变。

不仅是因为这么的孩有这份知恩报恩的心,他确实比余音音想的要聪明很多。

整个种植园的人都没找到,这孩却找到了,并不是运气使然。

余音音接着问了一句,才发现他对整个种植园的地图了若指掌。

每次并不是不长脑子的光往这里藏就算了,各条大路路仿佛被林青痕刻在自己脑子里,只要他不愿意,没人能在这里找到他。

种植园地形复杂,他不过在这藏了几个月而已,却比一些做了半辈子的老仆记得还要清楚几分。

“……而且我发现蜂晶蝶的飞行都是有规律的,它们也有分工,而且每一只都长得不一样,”林青痕慢慢的和她解释,孩子的声音细细的,但是话的语气却非常笃定,“那一只也一样,一直有固定的飞行路线,我顺着那一块地方去找,就找到了,挂在树梢的叶子上呢。”

主要是穿越过来的林青痕确实没见过这种生物,他就多关注了一些,可这事情连饲养蜂晶蝶的余音音本人都没这份心思去记的这么清楚。

后来林青痕就和她有了交集。

余音音一直冷漠着,好像什么事情都不关心,她『性』格就是这样,都相处十来年了,两个饶关系看着也没有什么大改变。

但实际上,林青痕在林家的这十来年里,这位给了他一点真珍贵的温暖,亦是启蒙导师。

余音音确实是个极好的老师,她在灵植方面懂的东西很多,看他确实在这方面有些分,即使有时候只是几句提点,也让人获益良多。

有这样的人愿意教授自己,那是极大的幸运,没有她在,林青痕也不可能以耕工的身份在这里一混这么多年。

而且林青痕总觉得自己这师父也没有表面上这么简单,见多识广的程度怕是整个林家都没人比得上。

但人人都有秘密,林青痕也不会刨根究底。

他也知道自己在林家处境不好,家里有人一直没打算放过他,一句师父也只敢在私下叫叫,两个人之间在外界看起来没什么交集,也是林青痕希望看到的。

他醒来之后,余音音看着好像心情还可以,话多了些,又把今的事情的后续告诉他了:“和你猜的一样,今日确实是九长老林舒姝回来了,那两个耕工也没什么大碍。”

看来我也没猜错,林青痕想。

大胜归来,家里应该要设宴庆祝一场,然而他肯定是无缘参加的,他饿了一了,起来之后准备出去,想给自己找点东西吃。

但林青痕走了几步正要去推门往外走的时候,却突然看见一点异样。

刚醒来的时候还没发现,现在一抬手,就看到自己左手的手腕处有一个指甲盖大的绿点。

仔细一看,那不是点,是个草样子的痕迹,像是印在皮肤上面一样,而且,这草的样子看起来还有点眼熟。

他正要出门就停了,已经坐远聊余音音也疑『惑』,问了一声:“怎么了?”

林青痕愣了一会儿,下意识,把手腕给她看:“师父你看。”

“看什么?”余音音看了看他的手腕,拧眉道,“你这里也受伤了?”

她看不见?

林青痕这时也想起来他为什么觉得眼熟了,这是炼『药』师测灵时“髓”的样子。

他下意识伸手去『摸』,看一下能不能搓掉,当手指触碰到的一瞬间,他眼前便亮起了一块熟悉的屏幕,和刚刚他在梦里看到的一样。

炼『药』师系统!

等等……这玩意儿是真的,不是他在做梦!

林青痕懵了。

难道他不是一个平平无奇的废物吗?

而且这系统就算要来,他这穿越这都快十二年了才到,这延迟也太厉害了吧?

余音音看不见林青痕腕间的草痕迹,自然也看不见那块屏幕,她只觉得林青痕醒来之后有些奇怪,又出声问了一句,却见林青痕好像受到什么惊吓一样,原地蹦了一下。

“我没事了!”林青痕跟个兔子一样,一下子推开门就往外溜,“谢谢师父!师父明再见!”

余音音:“……”

摔到脑袋了?

他跑出去之后也没走多远,在外头的大树下找个地方坐着,吹着风,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

只是多了个系统而已,冷静,冷静。

他一遍一遍告诉自己。

然后下一秒林青痕就忍不住捂住头无声尖叫了。

啊啊啊啊啊!

不是,这玩意儿也太突然了吧!

林青痕的冷风从擦黑吹到深夜他才算是稍微平静下来。

他深吸几口气,『摸』了一下腕间的草叶子,再次把那块屏幕叫了出来。

虽然这系统来得是真晚,但仔细想想,也恰是时候。

若是刚穿越来就绑定上了,他彼时真觉得自己是选之子,太过志得意满信心膨胀也不是什么好事。

况且这系统给予的东西也不是伸手即来,看,上面写的清楚,这需要他完成任务的。

写的新手任务一,好像是个入门级很好完成的样子,但放眼整个灵界,众人皆知,圆麦的异化率一直没有办法人为控制。

林家种植园里用的已经算是极好的品种,种植园里的环境也世间难找,这样的异化率也不过稍稍提升至百分之二左右。

这任务若是给任何人,大约都要回一句“不可能”,对此无从下手。

除了林青痕。

:(),.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