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6章 第十六章小乌鸦没来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任务三:成长的关键,是反复的练习。”

“要求:制作1000份丹『药』。(当前已完成:20)。

“奖励:自然亲和力3点,解锁影响因素:丹『药』熟练度。”

“注:此任务是新手任务的最后一个阶段,完成后将得到系统肯定,进入炼『药』师进阶阶段。”

“祝您任务顺利。”

丹『药』制作界面没有什么变化,只是因为任务二那2点自然亲和力的上升,使得加成变成了3%。

这自然亲和力的影响现在看着微,但若是这样一次又一次升上去,后期一定是相当恐怖的影响。

这任务不算难,比前两个要简单,林青痕认为很适合自己,埋头猛干就行了。

他的圆麦可以自己种,现在也有钱了,买点低级『药』底和催熟剂回来,完成这个任务就真的只是时间问题,大概二十左右就可以了。

他倒不用在这二十里一直忙碌着,只要种出足够的圆麦,准备好足够的『药』底,在系统那里把数量调到任务要求,系统后台可以自动制作。

制作成功之后,林青痕也可以自由选择取出数量,而且那些『药』丸只要他不取出,系统也能承担储存功能,不会给他带来什么累赘。

就是他这几确实不能离了这片田,得为这1000瓶止血散种出足够的圆麦来。

而且如果师傅那边一切顺利,他这一千瓶丹『药』直接就可以作为第一批货来卖了,是个很不错的开头。

林青痕把这一切衔接的清清楚楚,余音音见他身体没事,放心下来,就开始做自己的事情了。

林青痕见她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了,也对外吩咐不许人来打扰,那是她为了解开自己身上存在了二十年的遮盖灵器效果,又不愿在林家闹出什么动静,多少需要些时间。

至于林青痕,他稍微收拾了一下,今又打算出门一趟了。

这回他用不着出门卖货了,是出门进货。

完成第三个任务他要用到『药』底和催熟剂,数量比较大。余音音是园主又不是耕工,她那里没有那么多,只是象征『性』的存储了一些,要更多的话,要走仓库了。

林青痕现在有钱了,余音音给的不少,他可以出门买呀。

并不用大袋很明显地扛回来,『药』底和催熟剂有浓缩款,买回来需要用点技巧,花一点灵力和水稀释就可以了。

以前林青痕没考虑这个,是因为那是他黄阶二星的灵力去做稀释工作实在捉襟见肘,而且浓缩款一瓶量大,贵,买一份得几万灵铢,他那时候还没有这么多钱。

现在就非常适用了。

林青痕的圆麦比较省心,催熟剂仍然可以买最低级的,浓缩款的平均下来会更便宜,每一株花销就只要70灵铢左右。

『药』底让林青痕犹豫了一会儿,他用低级『药』底也可以做出成品四星丹『药』来,但多少是有些影响的。

用中级『药』底的话效果当然会更好,就是价格要贵一倍,他买浓缩版可以省点钱,但也要160左右。

为了质量,他最后决定还是用好点的材料。

毕竟这是起手卖的东西,要讲质量的,这点钱不能省,他的成本一瓶变成了240,一千瓶的话就24万左右,幸好余音音给的钱是足够的。

有了投资和起步资金,果然就是和昨穷穷的样子不一样。

今没有垃圾车出去,不过因为林家办宴会的事情,园子里面也有些忙碌起来,进进出出的车不少,林青痕和许多耕工关系不错,总能找到人带他一把。

他这回一出林家,仍然很心地做了些掩藏。

林青痕今买货的方向和昨的不一样,刚好相反,他也不知道,就在自己出门的这时候,有两个人正火急火燎地往他昨摆摊的地方赶,却扑了个空。

“怎么没来了?”

话的正是昨那个找狗的姑娘,她身边带着一个中年人,两个人环视了这周围一圈,没有找到想要见到的人。

中年人脸『色』十分严肃,又拉着女孩细细问道:“蓉,你再好好想想,那个人身形到底如何?”

姑娘名叫元蓉蓉,从昨晚回去之后,她已经被问了好多次了。

现在元蓉蓉正皱起眉头,努力回想着昨晚上自己经历的事情。

她这是头一次来通府,昨带着自己的伺丹灵兽溜出来玩,那兽刚出生二个来月,正是活泼闹腾的时候,一不心就跑出去了。

她找了半,总算在这条街找到了。当时光线很暗,她根本没在意那摊主是什么样子,要不是他手里拿肉干讨兽喜欢,她甚至不会多一句话。

那贩还有点愣头愣脑的,元蓉蓉当时急着赶回去,懒得与他多花时间,买了肉干又随手拿了一瓶摊子上的止血散。

这种摊贩上卖的丹『药』没有保障,很多是有些问题的。

而且元蓉蓉自己就是炼『药』师,这种货『色』她怎么可能看得上,当着人丢掉也不太好,她都懒得放储物戒里,就塞外衣袋子里了。

本来想走远一点再扔,但怀里的兽吃完肉干又开始闹闹腾腾的,她就把这事给忘了。

偏偏事情就是有这么巧。

她回去了之后,外衣被她随手扔在房间的衣架那里,然后就去忙自己的事情去了。

那一瓶『药』从宽口袋里掉了出来,砸在地上,『药』瓶的塞子掉了,几粒丹『药』咕噜噜滚了一地。

然后,就被找过来的她爹看到了。

元蓉蓉她爹元疆不是简单人物,是拂心妙法里的红衣长老,亦是大陆闻名的炼『药』师,阶七星,在炼『药』师隶属的拂心堂中的主事人里排的上前三。

元蓉蓉炼『药赋很好,早就不用炼止血散这种东西了,身边带着的应急『药』物也没有普通货『色』。

元江看到那散落着的『药』丸,只是有些奇怪为什么自己的女儿身上会带这种玩意儿,捡起来一看,眼神就变了。

于是昨晚上被自己一脸严肃的爹满院子找出来,问着止血散这事的元蓉蓉也很懵『逼』。

“什么止血散?”她一时都想不起来还有这回事,“这种低级丹『药』家里不是一大堆吗?”

“你房间里的!”

她爹音调好像都有些变了:“那些止血散!四星的,止血散!”

任何一个炼『药』师看到这东西都会觉得难以置信。

不管是多厉害的炼『药』师,年纪时都是从止血散起步的,这种基础『性』的『药』物产生了变化,他们这些懂行的人也是最不平静的。

在他发现这东西之后,当场便亲自带着元蓉蓉出去找人了,可那个时候林青痕早就收摊走人了。

他们又问了旁边的贩,结果并不乐观。

旁边的摊位都没见过这人,是新来的,而且大家都忙着自己摊位上的事情,那新来的又挺安静的,蹲在那个没人要的差位置上,乍一看过去都发现不了他,哪有人记住他一些额外的特征?打什么地方来的,那就更不知道了。

元蓉蓉也真的想不起来。

“是个男的,大约就比我高一个头,身形……身形很普通,浑身上下包的严严实实的,头上还带了那种面具,『色』也暗,我实在不知道他长什么样,”这就是她能想起来的所有事情了,“我与他没有几句话,外头也吵,他的音调我也记得不甚清楚,但我昨走的时候,他今还会来的。”

这一句话便是希望。

他们也不知道,昨被师傅的惊喜砸中的林青痕已经当机立断取消了自己的摆摊计划。

他在外面很快买到了自己需要的浓缩『药』底和催熟剂,在中午之前就已经回到林家认真种田去了。

拂心堂元家两个人没走,他们在客栈一楼找了个位置,就在那里等着。除寥待,还调了不少人沿路去找。

楼上的殷九霄听到了他们的对话。

“无论那是什么人,见到了就一定要把他带回拂心堂!”

殷九霄刚听到的时候,皱了皱眉头,心情不是很好。

昨他发现的还是有些晚了,乌鸦已经没影了。

今他本想等着人来,控在自己手心里,撬出这四星止血散的来源到底来自哪里,这东西不简单,未来用处很大。

没想到那拂心堂的丫头运气也不差,竟然没扔,很快也发现了。

若有拂心堂在,他此时恐怕抢不到人。

但他也没想到的是,等了一了,那叽叽喳喳等着挣钱的乌鸦,今没来。

他与拂心堂一样,没有看见人长什么样。

但殷九霄比他们好一点,他记得对方的声音,只要开口,他就认得出来,可是这茫茫人海,怎么找啊?

:(),.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