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8章 第二十八章他看着楚楚可怜的……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事实上, 不管林青痕什么想法,他确实没有逃走的机会。

林重的人把这里守地严严实实,余音音根本钻不进空子, 涉及到有关林清霜的事情,林重都是一等的慎重, 以保证绝不会出问题。

婚期将至,林青痕如今生气也没有什么用, 他手托腮,直在想殷九霄。

老实,第一次见面,他对这个人印象不错。

不管是那张脸还是与自己有些类似的经历, 不过林青痕也觉得他有些过分的亲昵, 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他边想着这个人是不是想图谋什么, 边又想,殷九霄现在只是废人一个, 他听人了, 他连本命灵髓都召唤不出,实力还降到黄阶一星, 眼睛还不好。

这别加个系统了, 光论灵力水平, 他连自己都打不过,也翻不出什么风浪来。

综合来, 这位婚约对象比林青痕之前的想象是要好很多的。

不自怨自艾,不骄躁孤傲, 人看起来也不错,至少对自己态度是很好的,婚约摆在那里, 他在这时候假装什么也没有意义。

他反复思虑过,得出结论,殷九霄那个样子,还真有几分真心。

如最后实在逃不了,其实……也可以试试。

至少,对象合意,这件事并不是完全的坏事桩。

最巧合的是,即使他不成这门婚事,殷家的地界样要去,以,损失不算太大,或者没什么损失,反正离开林家就是好事。

几番思虑之后,林青痕已经有了计较,心里的不舒服也少了很多。

见到正主以后,他这几的憋闷可以是一扫而空,甚是有几分期待起来。

而第二就是林家大宴,殷淼是憋了口气去参加的。

经过昨之后,殷家的人想了个晚上,期间心急也生气,也知道林清霜不可能嫁过来了。

那林青痕明显不受重视,娶回来也没有什么用处,只能算是白来这趟。

他回去对殷九霄发了通大火,但又不敢碰他个手指头。

殷九霄现在身体弱是家里都知道的事情,此时此刻最是关键时刻,他万又是一个不好,晕过去了是不能拜姻缘石的。

林重有句话的没错,真耽误了婚期,殷家更是完蛋。

而殷九霄根本不理他,他还在想林青痕呢,明显心情极好。

第二白的宴席之上,殷家也被邀请进去了,安放在一个角落的位置。

林重也看着他们,打算等宴席结束时间到了,即便压着双方履约,秒钟都不浪费。

可惜的是,这场宴会林青痕没来。

殷九霄十分遗憾,昨他们见到的时间太短了些,他还想多见见这人,多几句话,也好仔细看看他身上到底藏着什么秘密。

但很快,宴会上也不无聊了。

——有大戏可看呢。

虽然关于那红圆麦的争夺席间很多势力不知道,即使有隐隐约约感受到一点什么的,也绝出手不敢与三山争夺。

但最后林家和溯夜仙山之人确实达成了什么约定,林清霜即将要去那里短暂学习的事情,倒是传的很开。

这么好的消息,林重当然是放在这种场合上场宣布,才算大排面。

之前直都进展的不错,该铺垫的都铺垫好了,直到他邀请三山那位楚峰主上来,打算让他来公布的时候,却见走上来的那峰主脸上带着笑,但笑意却未及眼底。

这位峰主是楚蔚的亲叔叔,和溯夜仙山掌门本就是一家。

溯夜仙山虽并不是家族类的传承世家,但如今确实是这脉姓楚的势大。

老实,林重觉得他们的兴趣都有点奇奇怪怪的,楚蔚那半大无论什么奇珍异宝也讨好不了,这位峰主也是,送了许多至宝看不上,非对那红圆麦十分在意。

现在应着林重上来话也是,开始还好好的,不痛不痒的夸了林清霜几句,但反反复复,就不提拜师的事情。

林重觉得不对,刚想自己开口,就被他低声打断。

“林家主,”他眼睛望过来,“在此之前,关于先前与林家交易之事,您还有什么要和的吗?”

林重一愣,随后道:“楚兄,们不是都商量好了……”

“是啊,”楚峰主微微笑,“确实好奇,以才与你做交易,为你女儿引荐,若我开口,让家兄收徒倒也不难。毕竟没见过这东西,若为此花些心思,也能接受,但要的,必须得是灵界最好的,你明白了吗?”

这位不像其他势力样想着有利可图,就是单纯感兴趣。

他要把这东西养在自己后院里,做收藏的部分,再仔细看看有什么门道。

这东西虽然只有黄阶四星,可之前从来都没有出现过。

林重不明白他在什么,回道:“楚兄,那是自然,林某保证,林家对你绝没有半点欺瞒。”

“是吗?”

那楚峰主朝着他冷冷一笑。

头一次看到那圆麦,他确实是惊的,各方面提升的不止一星半点,简直是改头换面。

以心头一喜脑热,便答应下来,反正溯夜仙山不过收个徒而已,也没有什么损失,但种种实验之后,他最终却是有些失望的。

这株的质量有些不尽如人意。

那林家丹方里出现的那几枚丹『药』他是见过的,也叫人测过,那几枚丹用的还是给三星丹『药』用的低级『药』底,效却比他后来让人炼出来的好一上点。

这位楚峰主不是炼『药』师,他时还没明确体会到其中差距,可就在昨晚上,不知道是谁,给他送了瓶新的丹『药』。

仍是四星止血散,但明显又上了个台阶,这是四星顶级的水平,叫他移不开眼睛来。

手里的这株圆麦比较起来,就显得更没有价值了。

他拿到手的,必须得是全灵界里最好的。

这才是他之以花这么多心思关注这事情的缘由,不似白鹭纵横和拂心妙法利益之争,只是出于种奇怪的收集癖。

楚峰主即便十分不兴了。

他不管这东西到底是谁送来的,又怀抱着什么目的,林家既然应了这场交易,他就必须要拿到自己想要的。

至于这东西到底是怎么弄出来的,本就不是他该『操』心的事,林家得给他个法。

挑在这时候发难,他也有几分故意,想『逼』林重一把。

“楚兄!”可林重根本不明白他在什么,但他感觉到这位好像是要在节骨眼上反悔了,“你想出尔反尔吗?”

那位楚峰主丝毫不慌,回道:“向是这样,出尔反尔又不是第次。你交不出我想要的东西,就别想把你女儿送进溯夜仙山。”

“你!”

林家虽然近年来势大,但和三山也没法比。

林重再怎么生气,如今也只能把气咽下,放低身段,继续与眼前这人交涉。

但他们这奇怪的样子,宴席间已经有人看出端倪来了。

之前喜气洋洋的,气氛烘托到位了,眼见着就要宣布好消息,溯夜仙山的峰主都站起来了,但是接下来就是无事发生。

有其他世家的人故意起哄,场便提声问了句:“听林家主女将要拜入溯夜仙山掌门门下,强强联合,这么好的事情,林家主不与们听听吗?”

林清霜坐着的那个地方,她出门游历时带回来的那些名门之后里面亦没有几个好心肠的人,也跟着打趣:“霜姐姐,的对啊,这么好的事情,你怎么也不和们啊?”

楚蔚没话,抬眼看了她一眼。

他也不傻,看这样子就知道这事不对,要黄了。

真没劲,他想,这回来林家一趟,他和叔叔最感兴趣的东西都没拿到。

那位楚峰主也是个狠人,他觉得林重仍在装傻,即没了耐心,对着大众便回了句:“林家家学渊博,想来是看不上们溯夜仙山的。拜师事,实在是谣传罢了。”

此话出,林重脸都铁青几分,更不要林清霜脸『色』多难看了。

席间静了几下,随后便稀稀拉拉地响起来了几声讥笑,嘲弄意味满满。

不论这宴会办的多华丽,有了这么个笑话,这林家许多筹谋可全都没了。

更别之前还为了溯夜仙山多少得罪了其余两山,真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连心情不好的殷淼在角落里都笑了,楚峰主那话的,整个场子的人都听到了,窃窃私语低声取笑之人不少。

“呸!活该!”他道,“跟红顶白的主儿,以为自己是什么东西!”

殷九霄也听到了,与纯看热闹的不同,他知道的内幕可比其他人多多了。

是林青痕做的吗?

他想到这人都觉得心情好了很多。

若是他,这丑鸭看来并不是一味软着『性』子的,也是个睚眦必报的人。

瞅准机会给别人来这么下,他倒是还藏得深呢,林家其中多少损失,那便不可估量了。

真是……讨人喜欢。

世事变幻莫测,谁都算不准到底会发生什么,到这个时间点来看,倒是他和这位林青痕相互配合了次,得偿所愿。

殷九霄这几,简直事事得偿所愿,有意外都来得刚刚好。

那一边,余音音很快把宴席上发生的事情通过那一只留下的蝶告诉了林青痕。

完之后,她听那边寂静,又问了句:“青痕,你不为此兴吗?”

“还行,”林青痕实话实,“原先这么做的时候,大概也预料到会发生什么。用我的东西献媚,林家自有报应罢了,那股劲头也过了。”

他听过溯夜仙山一些主事者的『性』格,楚蔚和楚峰主为叔侄,他们两个的『性』格在某种程度上十分像。

那位楚峰主也有点楚蔚那种为喜欢的东西无顾忌的架势,林家拿到的圆麦本就不好,并不符合他“最好”的标准,这关系自然一挑就破。

余音音也随着叹了口气,心里对他又愧疚:“是我没保护好你。”

等到了晚上,林青痕就要替嫁出去了,她仍然没有办法突破这许多守卫把人带走。

宴席出了丑,也不代表这里的守卫会减少。

“不关您的事,现在也不难过了,”林青痕道,“本来就是走步看步的事,现在,嗯,在想殷九霄。”

“你想他做什么?”

“见了他的,有点意外。其实是个不错的饶,”林青痕道,“想了了,现在觉得如无法反抗,与他成亲也不是什么坏事。”

过了会儿,林青痕又补充了句,好似在喃喃自语:“你看他,楚楚可怜的,话软乎,又长得好看。也不指望他做什么,放在身边看着,也不错呀。”

与他成亲,不是坏事?

余音音:“……”

现在轮到她无语了。

没见,林青痕的态度就变了。

年轻人,年轻人。

接受现实的速度还挺快。:(),.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