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0章 第三十章我们是命定的天生一对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等殷九霄好转的时候, 已经是后半夜了。

林青痕见他累极后睡着了,『摸』了『摸』他的额头,一头的冷汗。

也是可怜人, 他想,头一次遇见这样, 日子过得比自己还要差的,身体也不校

他也想躺休息的时候, 却在房间里听到的另一道声音。

“青痕,是我。”

是余音音的声音。

这里的院落守卫就少了,虽不远处有殷家的人,但他们的水平离林重差了好几线, 余音音的灵力比他们高出许多, 如今出现也不会被察觉。

她出现在这里后, 第一时间便拿出了一个瓶子,打开盖在已经睡着的殷九霄鼻尖绕了一, 见他呼吸更沉了, 开口接下来的话。

“放心,只是助眠的东西, 叫他别醒已, ”余音音道, 转头看着林青痕,语气郑重许多, “林青痕,你现在跟我走, 还来得及。”

虽拜了姻缘石,但没有规定两个人婚后就得捆在一起不能离开的,林青痕就是跑了, 殷家也找不到他。

估计也不会花心思找他吧。

林青痕看了看在床上睡地极沉的殷九霄,不知道为什么,这个人明明已经睡着了,手上还抓着自己的衣角,不肯松手。

“我先前和他了,往后和他过日子,”林青痕道,“我从不出尔反尔。”

“林青痕!你这个时候犯什么糊涂?”余音音一听此话,多少有恨铁不钢,“你有大好的前程,殷九霄不过是一个没有用的废物,他……”

“师父,别这么,”林青痕打断了她,“首先,论怎么样,我们要去的地方都是北州殷家的地界,目的地一样,我并未因为他放弃什么。”

他深吸一口气,接着道:“还有,不要他是废物,他若是,那我也是,我们两个废物凑一堆,也算般配。”

余音音也知道有词对林青痕来十分敏感,她一噎住了,回道:“我不是这个意思,青痕,你与他怎么能一样,你……”

“他原也是骄,金尊玉贵出来的,家里是世家大族,殷家高义,以身殉灾,换得灵界太平,从某种程度来,我也得感谢那场牺牲。从许多方面来,殷九霄有哪里配不上我呢?”林青痕道,“如今约定好的婚约对象也没了,连我也要郁闷生气,却不见他不高兴,我们见了两次,他都觉得我好。”

缘由不明,但对他这的唯有殷九霄一个。

余音音还想劝他,另找了个法:“他也许另有所图,所都是假的,是哄你罢了。”

“从我身上他能图什么呢?若是另有所图,我反高兴,”林青痕道,他回头看余音音一眼,眼眸黑沉,“连我这样落魄的人,他都要意讨好,可见是个极好哄的人,要的也不多,我往后便自愿给他更好的,也不会有什么负担,很好养,若是……”

林青痕一笑:“他是看出了我身上不寻常,觉得有利可图,那我更是不会放手。”

“师傅,我在这里活了这么多年,整个林家都没看出来,就连你也是。他来了这么,就能看出来我藏得深,觉出来我比林清霜还有用处,要不实在有本事,要不真是聪明极了,”他道,“我最愿意与聪明人打交道,若是这种情况,我们还真是同一类人,是命定的生一对,我娶对人了。

所以,师傅你看,论他心里什么想法,我会亏吗?我永远不会。这样一个合我心意的人,遇见了就是难得,我为何要跑呢?”

余音音以为林青痕春心萌动一时冲动,其实不然。

他逻辑向来清清楚楚,没有情绪上头过。

“这件事不用再讨论,我以做好了决定。师傅先藏着吧,一时不要『露』面,”林青痕道,“您信我一次,该做的事情我也不会怠慢的,北州情况复杂,我们从长计议。”

余音音拿他没有办法,这番下来被林青痕堵地严严实实,一时也不出来什么反驳的话,叹了一口气,走了。

殷九霄其实没睡。

他没有那么弱,缓过口气来之后只是装着,没想到另一个人会来。

听声音像是个女人,林青痕叫她师傅,自己用的『药』不是凡品,若殷九霄是常人,真的会直接睡过去。

林青痕这位师傅不简单,就这来无影去踪的样子,至少是阶以上,他猜的没错,确实有个人在帮他。

他正在拿自己目前已知的事情推断林青痕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情况,但未想到随后他们之间的对话,更让殷九霄心里震动。

这让他脑里的思考都停了一刻。

林青痕是头一回有人对他那些话,于殷九霄来,亦是这样。

他法形容心里那时那刻是什么心情,只是不自觉地握紧了林清痕的那片衣角,等到对话完了,那道女声已经走了,感觉到这个人很轻很轻地躺在了自己身边。

殷九霄原是警惕心极重的人,如今却放心地让林青痕躺在自己身边了。

不过两个人什么也没做,就这样和衣而眠,第二早上,殷家便打算回去了。

他们婚约已,林家没有必要派什么守卫过来,也不会限制林青痕的自由,随他去哪里都校

他有固定的生物钟,早上起得最早,打算回去收拾东西,准备走了。

不管是以什么样子的形式离开,他总归是可以离开林家了,是件好事。

林青痕没有什么要带的,自己在院子里藏好的那些东西拢共就一个包裹,他想了想,把里面东西分了分,特别是留存的种一分为二,他和余音音身上各带一份。

殷家对林青痕的态度不算好,就平平淡淡的,但好歹没当着面太过分,林青痕不在意。

殷九霄起得晚,他昨晚上调息之后确实累了,且林青痕睡在他身边,他五感敏锐,一直能闻到他身上那股淡淡的草木香味。

在今早上,他更实在地感受到林青痕在自己身边是什么感觉。

殷九霄醒的时候林青痕正回来,他看见这个人拿着东西背着光走过来,心突然安了一分。

林青痕言出必行,真把他个瞎子来照顾,对林青痕来这也只是举手劳,不觉得有多麻烦,也不算什么累饶活,比种田轻松多了。

殷九霄在他眼里很乖的,让做什么做什么,擦脸的时候叫他闭着眼睛,那鸦羽一样的睫『毛』就微微一抖,看着像是个讨人喜欢的漂亮娃娃。

林青痕回去收拾的时候是顺手做了早饭的,平时时候殷九霄身边守着的侍卫对他不上心,吃食拿过来的时候大多都是半凉的。

殷九霄本不在意,但如今吃了一口热的,就觉得前面的经历实在不是人过的了。

殷九霄在别人眼里是瞎的,他走动的时候很少,非要动的话,林家的护卫领着他走也有分不耐烦,不像林青痕这样,握着他的手,认认真真地带着他走,语气也轻,告诉他抬腿转弯避台阶。

身边有个贴心的人,与先前果然是大不相同的。

对林青痕,殷九霄一开始是觉得这个人身上意外太多,有常人没有的本事,一点点上心,如今深入了解之后,那兴趣没有半分削减,反越来越浓烈。

傻又聪明,锐利又温柔,这叫他十分讨厌的林家,怎么养出来这样一个人?

两个人刚收拾完,外面就来了个侍卫,语气平淡,了一句:“少主,准备走了,路途遥远,我们要尽快回去复命。”

林青痕听见了,他先是应了一声表示自己知道了,然后转头看了殷九霄一眼。

听见这句少主他是有惊讶的,殷九霄已经变这样了,倒还保留着少主的头衔。

对方在殷家处境到底如何,可能不是他一开始想象的那样。

但此时不适合多问,他只是把殷九霄扶起来了,带着他往院子门口停着的车走。

林青痕此时此刻又发现,殷九霄的车厢是在中间最好的位置,算是一个保护位,殷家的人看不上他,但是也没想让他自生自灭。

即使没娶到想要的林清霜,殷九霄在家里还有一分依仗在。

林青痕扶着人上去坐好,还没有来得及深想,就感觉到将要离开的车队顿了一,好像被人什么拦住了。

然后,他就听到一道算是熟悉的声音。

“叫林青痕出来,我要见他。”是楚蔚的声音,“我是溯夜仙山首席弟楚蔚,别废话,别拦我,我就找林青痕几句话。”

林青痕:“……”

这人什么『毛』病?

殷九霄被人扶着坐进车厢,刚有了一丝真要把人拐回去的兴奋感,就被人打断了。

他面『色』一时不善,一没拉住人,就看见林青痕出去了。

按林青痕的『性』格,他不会搞什么没有意义浪费时间的推拉,楚蔚还年轻,这个人其实很好打发。

楚蔚见他即出来,眼睛便是一亮。

“林青痕,你跟我回溯夜仙山吧!”他朝着人大声了一句,也不畏惧别人听到,“林清霜去不了,你不是讨厌她吗?你能去的话,她肯定要气死了,跟我走吧,你在林家拿不到的东西,我都能给你。”

这楚蔚殷家人都是见过的,很清楚他的身份,现下听到这话,都有神『色』怪异。

若是能选的话,智商正常的人都会去溯夜仙山。

殷九霄在车厢里,已经脸『色』阴沉到捏碎潦子扶手的一个角。

然后他就听到林青痕回话了。

“我不去。”

十分言简意赅的一句话。

楚蔚步上前,眼睛里都是难以置信:“林青痕,你脑糊涂了吧?你到底想要什么啊?”

林青痕反问他:“我先前已经拒绝过一次,得很清楚了,楚少爷又为什么来呢?”

“我叔叔想要的东西没拿到,他发了大脾气,我想着,我们溯夜仙山出来一趟,总得要有个让偿所愿,他拿不到,我要拿到。”楚蔚倒是一如既往的实诚,“林青痕,你跟我走吧。”

“不去,”林青痕回他,“少来烦我。”

“你……”

“你能掳走我,却也控制不了我,”林青痕道,他已经不想对此多废话什么,微微歪头看他,的话是一如既往地坚决,“楚蔚,我是个人,不是个物件,如果我不想,你能奈我何?带回去一具尸体吗?”

楚蔚这种『性』子,林青痕『摸』地很清楚,他不过是个从被宠大的半大孩,没遇见过什么挫折,也不算什么坏人。

一旦被人下了面子,气急之后,不一定会坚持去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